德国共济会

1250年德国第一个石匠总会所在科隆成立,这也是最早使用圆规、矩尺作为石匠行会标志的记录。
 
15世纪末斯特拉斯堡举行的各地石匠总会的集会上,颁布了 第一个石匠行会会徽。从此科隆和斯特拉斯堡石匠总会分管南北德国各地会所。这是石匠手工业者的行会组织,与现代“精神石匠”共济会组织并不相同。

近代类型的德国共济会,最早的会所出现在1737年12月6日。普鲁士的王储,后来国王腓特烈大帝曾在1738年8月在14日夜间出现在会所里担任会长,并于1739年接管了总导师Master的职位。   

在共济会宗教宽容和兄弟间平等的宗旨下,会所不仅仅只是为梅森兄弟提供了一个空间,也成为宣传启蒙运动思想的场所。与很多其他国家不同,德国的共济会有女性参与。莱辛、歌德和席勒是三位开创了德国浪漫主义文学道路的领袖,他们与共济会也建立了密切的关系。
 
德国共济会   
 
1771年10月14日莱辛在汉堡加入共济会三玫瑰会所,并成为导师。他的《共济会员对话录》 被认为是共济会史上的重要著作之一(此书有中译本,书名《论人类的教育》莱辛著,华夏出版社出版)。莱辛也是最早倡议接纳异教徒的犹太人加入共济会的发起者,在当时的欧洲大陆,犹太人不具有公民权,也不被共济会接纳。莱辛的好 友普鲁士犹太哲学家摩西·门德尔松发起了的犹太启蒙运动“哈斯卡拉”运动,开启了欧洲犹太社会开放和世俗化进程。
 
欧洲犹太人尤其是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开始学习当地民 族的语言,接受当地民族的教育和文化,进入欧洲上流社会。
 
 一些德意志的共济会会员共同发起了18—19世纪的浪漫主义运动,日尔曼文明史上一些最耀眼的明星都是这一运动的产物,海涅、马克思、爱因斯坦、弗洛伊德等等。哈斯卡拉运动培养了强大的犹太世俗势力,揭开了欧洲犹太民族政治运动的序幕。
 
歌德于1780年6月23日在魏玛加入安娜·阿玛丽亚三玫瑰会所。会所名字来自当时在魏玛执政 的女伯爵。阿玛丽亚会所与当地贵族建立了良好关系,魏玛公爵奥古斯杜和普鲁士将军费迪南伯爵也是会所成员。共济会在歌德的一生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对他的思 想和作品都产生了重要影响。他最早加入共济会很可能是受到莱辛的影响。

歌德临终著名的遗言是“让光明再亮些!”(Mehr Licht),常被认为反映了共济会和启蒙运动的光明崇拜。

席勒也是共济会会员。1913年共济会成立的 Wolfstieg 协会旨在促进共济会的科学研究。 

现在保存下来的第三帝国安全办公室记录显示了共济会在纳粹德国时期受到了残酷迫害。一般认为,大约有80,000到200,000共济会会员被纳粹政权杀害。共济会的集中营囚犯被评定为政治犯,戴着一个倒置的红色三角形以识别身份。   

蓝色小花勿忘我最早是在1926年被 Zur Sonne 总会所采用作为德国不来梅市共济会年度会议的会徽。生产勿忘我会徽的工厂在1938年被纳粹党选为募捐机构。这个巧合,使共济会会员有机会将勿忘我徽章作为相互识别的秘密标记。 即便在纳粹时代受到了残酷迫害,但共济会会员们仍然坚持自己的信念,甚至在集中营里建立了 Liberté chérie 这样的会所。

在二战结束后,勿忘我在1948年再次成为德国总会所年度大会的会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