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济会

有证据显示1758/1759年末,瑞典东印度公司卡尔王子号“Prince Carl”到达中国广东,船上的共济会成员登陆举行了集会,这是共济会在中国活动的最早记录。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共济会开设了在广州的英格兰总会辖下谊庐第407分会,当时仍以外籍人士为主。鸦片战争后,随着大量涌入的外国商人和军队,共济会也在中国沿海依照通商条约开放的港口城市逐渐建立起来。最早在上海、宁波、天津、九江、青岛、威海,其后在内陆城市南京、北京、哈尔滨、成都也出现了共济会分会。这些共济会会所分别由各国共济会总会建立,绝大多数来自由英国、苏格兰、爱尔兰、德国、美国的马萨诸塞州以及后来的菲律宾共济会。

共济会

 
随着广东和香港交往的日益增加,香港共济会于1848年开始在广东活动。附属于美国马萨诸塞总会的中国共济会总会成立于1864年(英语:District Deputy Grand Master)。1877年英格兰分支中国共济会总会正式成立(英语:District Grand Lodge of Northern China)。传自苏格兰的中国共济会总会成立于1921年(英语:District Grand Lodge of North China)。
 
这些在中国设立的共济会会所中的成员均为外籍人士,华人没有资格加入为正式会员——著名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标记,实际不是公园或者花园的标记,而是在上海一个共济会俱乐部会所的标记。
 
1849年英国共济会授权在上海建立中国北方会所the Northern Lodge of China No. 570 EC,并在南京路上建造了上海第一座共济会建筑,1861年又在广东路建造了第二座建筑。此后英国共济会又分别在外滩、北京西路修建了共济会会堂。1949年3月18日,在菲律宾总会的赞助下,共济会所迁到了上海北京西路1623号(现为上海中华医学会的办公楼)。大楼上面的六芒星纹饰,是“共济会标志”之一。这幢建筑可能就是中国大陆保留下来的唯一的“共济会”遗物。关于这幢楼房的来历和资料,不知什么原因,在已出版的各种各样介绍上海老建筑的书籍、报刊以及网络上都没有提到过,好像这幢大楼从来不存在似的。由于政局因素,1951年共济会上海组织宣布停会,而在1954年总会始在台湾复会。1955年10月28日经中华民国内政部核准成立。因为共济会在台湾非常低调,会员也未必知道他们的欧洲兄弟的历史。不过因为共济会是兄弟会,女生不得参加。目前台湾相继成立了11个分会组织,台中、高雄均有分会,其它均集中在北部;台北县深坑乡也有分会海山庐。会员鲜少有公开对外的场合。蒋纬国曾出任美生会会长。
 
共济会在欧洲分为33级,在美洲分13级。就其底层的成员来说,大部分都是行善的。洪门是海外有名的爱国组织,即使当年孙中山发动辛亥革命都是借助了洪门的力量。由于不是纯种的盎克鲁萨克迅人,所以洪门是进入不了共济会顶层的。洪门和共济会的渊源可以参阅蔡少卿的书--洪门与共济会。
 
清代中国人被禁止加入共济会,而1873年一位在马萨诸塞州率领清朝留美幼童的首领很可能加入了共济会。最早一位有材料记载的中国共济会员是一个叫Shan Hing Yung的海军中尉,他于1889年在广州加入南中国之星会社。最早在香港加入共济会的中国人包括,香港首任华人立法局会员何启爵士及其继任者韦玉爵士。
上海共济会会址  北京西路1623号(现为上海中华医学会的办公楼)
上海共济会会址-北京西路1623号(现为上海中华医学会的办公楼)
 
甲午战争爆发后,大量中国人加入了共济会,特别是在菲律宾共济总会下属分会。抗战日据期间,日本人禁止共济会活动,然而并未阻止共济会在中国的壮大,到抗战胜利六个菲律宾共济分会成员已几乎全部是中国人,并且发起成立了中国美生总会the Grand Lodge of China。提议得到中国的英国、爱尔兰共济分会支持。1949年3月18日中国美生总会在上海巨福路共济会神庙Masonic Temple, Route Dufour正式成立。
 
新中国建立后共济会的活动并没受到干扰,1952年位于上海的美国共济会神庙the American Masonic Temple和中国美生总会关闭,而英国的四海共济会会所Cosmopolitan Lodge No. 428 SC则一直活动到1962年,其后由于成员缺乏迁往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