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共济会

日本共济会的早期:

关于日本共济会的起源,源自江户时期强迫日本打开国门的美国海军马修·佩里上将(Matthew Calbraith Perry,1794-1858年)。佩里于1819年在纽约的Holland支部加入共济会。据曾在日本共济会总会担任长老的山屋明氏的著作中有这样一段记录“(佩里)是第一个能够找到明确记录地访问日本的共济会会员”。尽管有人认为共济会早在18世纪已经随着荷兰东印度公司进入日本。但事实上,现存的记录中确实没有比这更早的记录。
 
美国共济会将军马休·卡尔布莱斯·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1794年4月10日-1858年3月4日),美国海军将领,因于1853年7月8日率领黑船打开锁国时期的日本国门而闻名于世。
 
佩里将军

日本共济会佩里(Perry)将军到达后,迫使日本打开他们的经济,人群中央的外国人为共济会会员 Guido H.F. Verbeck,和他旁边的人建立了现代化的日本。
 
1860年2月26日(安政7年2月5日)有荷兰船长以及商人N-Dekkeru在横滨被攘夷派人士暗杀(荷兰船长被暗杀事件)。为了向攘夷派人士表示抗议和示威,横滨的外国人为两位受害者举行盛大的葬礼,人们认为当时被暗杀的这两人也是共济会会员。参加葬礼的众多外国共济会员穿着石匠的礼服、系着石匠围裙参加葬礼。这次活动被认为是在日本最早的共济会仪式的记录。这两人在横滨的外国人墓地下葬,这个墓地保存至今。 
 
1864年(明治元年)为了保护侨民,英国将第20(Royal Regiment of Fusiliers)步兵联队(也就是后来的Peyton's Regiment of Foot)从香港调往横滨。随同军队的共济会“斯芬克斯”支部作为随军支部而设立,该会同时也拥有作为驻日英国人的分会所的功能。另外,共济会在日本还设立了永久性的民间分会所。1865年3月斯芬克斯随军分会所离开日本,正式的共济会驻日分会被英格兰总会承认并接受。并于6月26日于横滨将分会所设置为正式的会所。这个分会所经历了数次搬迁而保存至今,这个是日本国内运作至今的最早分会所。之后又有一些分会所陆续登场,兵库、大阪的分会所也开始运作。                
 
第一个加入共济会的日本人是陆军军医总监林董初代。1864年,到荷兰留学的西周 (启蒙家)和津田真道也是最早加入共济会的日本人。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日本国内很少有日本人的共济会会员。明治政府对结社自由与集会自由实行严格的管制,并于1886年颁布了“禁止事先未做呈报或没有警察在场的任何集会”的保安条令。这条法令是直接用于镇压自由民权运动的,同样秘密社团也是被禁止的。所以若是这条法令对共济会也适用的话,即便是最低限度的集会也明确要求有警察在场。这一时期由于不平等条约的关系,外国人拥有治外法权。但是对于不平等条约的更正,意味着官府是否能管辖到共济会只是时间问题。
 
为此,国际共济会派出由日本政府雇佣的外籍通信顾问W- H-Stone作为代表与日本政府进行沟通,表明共济会不仅无意与日本政府对立,还对共济会的非政治性、非宗教性的(组织原则)进行了说明。他还强调了共济会是受到欧美各国高层承认与支持的。结果双方达成了共济会不作为《保安条例》的管制对象,但官方要求共济会禁止接收日本人入会,禁止对日本社会进行接触和宣传的君子协定。由于这只是一个口头性质的协定,所以在日本官方档案方面没有保存相关的档案。只有在共济会方面有一些关于此一协议遵守情况的记录。日本《保安条例》废除后,《治安警察法》规定对结社(活动)实行呈报制度,秘密结社仍然是被禁止的。共济会对发展日本人成为会员一直有所克制,共济会也一直在与日本人隔绝的状态中而存在着。
 
 
战前(二次世界大战)加入共济会的日本人都是在海外分会所入会。也正是由于这一原因,使得共济会遭受到了如“只许外国人加入的间谍团体”而“把日本人排除在外,恐怕连参观都不允许的反“国体的种族主义团体”之类的指责。
 
日本城市徽章共济会
 
二战时期的日本共济会:
 
昭和时代,日德意三国同盟成立之后,受到纳粹德国影响。共济会阴谋论和犹太阴谋论开始广泛流传。在之前的大正时代就有今井时郎和樋口艶之助指责共济会的自由主义与民主主义是共产主义的源头。到了昭和时代也有陆军中将四王天延孝一方面否认自己受到纳粹思想的影响,一方面又在散播犹太共济会的阴谋论,把《锡安长老会纪要》作为阴谋的证据。
 
1943年《每日新闻》由每日新闻主办,情报局援助下在银座的松屋举办了“探究控制英美的幕后本体对国际谋略的思想进行反思”的标语下,举行了名为《国际秘密势力与共济会展》的展览。 
 
1941年(昭和16年)、日本对美国宣战(太平洋戦争),在日本的共济会分会所完全被宪兵和特别高等警察封鈲锁后驱逐。(分会所成员)资料、办公用品全部被没收。
 
日本法西斯政权战败之后,共济会恢复活动:
 
1945年日本战败,第二次世界大战一结束,日本分会所便从1946年开始重建。1950年1月5日,佐藤尚武、植原悦二郎、三岛通阳、高桥龙太郎、芝均平等人成为战后日本加盟最初的会员。这时的日本分会所是属于共济会菲律宾总会的下属机构,这是菲日关系最糟糕的时期。4月8日菲律宾代表访日,发表了“决定为了世界和平、决心与日本的兄弟握手,对其过去的罪行表示宽恕并作为兄弟欢迎日本的回归”的演说。参议员星岛二郎对此做出了回应,并向日本国会提出对菲谢罪的决议——该决议被国会一致通过。
 
本身就是共济会会员的道格拉斯-麦克阿瑟首先把让日本皇族的领导者入会作为对日政策的主要一环,之后提出让昭和天皇加入共济会的计划。但是共济会没有正面提出直接说服天皇入会,所以只是一直在暗示有此意愿。但是天皇的兄弟和多位亲王都是共济会成员。
 
对于共济会和美国来说,一直期待日本能成为反共前哨。虽然让昭和天皇入会一事未能实现,但事隔多年之后的1995年在对原共济会大师Grand Master的Richard Kuraipu的采访中他曾经表示:直到就现在也对天皇入会抱有期待。他说:“即便在日本国内,若是能让天皇陛下入会,也应该不会有人表示异议。如果天皇陛下加入共济会,那我就奉上我的名誉Grand Master的称号(笑)。” 
 
鸠山家族与日本共济会:
 
鸠山一郎(1883年1月1日-1959年3月7日),日本政治家,在二战后出任第52、53、54任内阁总理大臣,被认为是二战后日本复兴时代最重要的首相之一。
 
鸠山家族的父亲鸠山和夫是文部省第一期的耶鲁大学留学生,母亲春子为东京女子师范学校的英语教师、著名作家及共立女子职业学校(现为共立女子大学)创始人,弟弟为日本著名民法学者鸠山秀夫。孙子是曾任民主党代表和首相的鸠山由纪夫与自由民主党籍众议员的鸠山邦夫。
 
鸠山一郎1907年(明治40年)于东京帝国大学英法科毕业,进入父亲的律师事务所工作。1911年父亲去世,任众议院议员兼东京市议。曾担任犬养毅与斋藤实内阁的文部大臣,在斋藤实内阁担任文部大臣任期内,发生著名的泷川事件。
 
战后,1945年11月9日,自由党成立为第一大党,鸠山任首届总裁。大选之前,5月4日,鸠山一郎被整肃(公职追放),只好引退。
 
1951年鸠山一郎加入共济会,此后经历了第一阶级(学徒)、而后进阶第二阶级(技师)之后升入第三阶级(石匠大师)。
 
1954年12月10日第一次组阁,1955年3月19日第一次引退。1955年3月19日第二次任内阁总理大臣。同年11月22日率内阁总辞。1955年11月22日第三次组阁,1956年12月23日率内阁总辞。1959年(昭和34年)去世。
 
现代日本总会所的建立:
 
 截止到1957年为止共济会的日本会员已超过2500人。“应该组建独立的总会所”的趋势日见高涨。于是1957年3月份设立了共济会日本东京总会所。首任大长老由委内瑞拉外交官Carlos Jimenez Rodriguez担任。另外主要在美军基地内存在着诸如菲律宾系及黑人系等其他系统的分会所,但这些分会是与日本总会没有直接关系,各个分会所属于其本国的总会。
 
从日本共济会总会公布的资料来看,这个团体被定义为“会员之间相互提升自我特性与人格,为了让善良的人们变得更为善良的道德隐修的团体”。然而具体的修习活动内容是非公开的。
 
共济会各地区会馆(总会)是由被称为”Provincial Grand Lodge“和”District Grand Lodge“的县和地方支部,以直辖管理的分会所构成的。县和地方支部由被称为分会所(lodge)的支部构成。但在活动规模较小的地区,总会不会设置县或地方的支部。由总会直接管理分会所的情形也存在。在日本,作为一般财团法人的共济会财团(伴随着公益法人制度的改革,厚生劳动省所管辖下的公益法人财团法人“东京共济会(石匠)协会”于2012年4月进行了改组)与独立团体“日本总会旗下的分会所”两种形态构成。
 
日本总会迁入了由财团经营的房产,各分会所的相关活动经费也是由财团法人支持的。另外,日本国内实际上还存在着英格兰系、苏格兰系、菲律宾系、美国马塞诸塞州系、美国华盛顿州的Prince·holl系(黑人系)分会所,以上都不属于日本总会的系统。这些国际共济会分支都是在驻日美军基地内的军事分会(为军人而设置的分会所)。一个分会所得到其他分会所认定之后就能够加入共济会的关系网络。如果某个分会所的行为被认为有违会规,那么这种认定将会被取消而被排除在共济会的关系网之外。
 
对外则开展诸如兴办学校,资助慈善团体等公益性活动。在日本,每年5月份举行”儿童祭“,8月举行的自助烧烤活动是对非会员开放普通人也能参加的活动。 提升会员之间的关系的亲密度是活动的重要一环,集会结束后的宴会也是正式活动。早期,共济会的分会所多半是在西餐馆、酒吧(英式酒馆)和清酒屋(日式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