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济会与“世界新秩序”

一般来说,拉丁语系国家的共济会会员主要为自由思想者,反对教会权威,而在英语国家则多是白人新教徒。本杰明·富兰克林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担任驻法大使时加入了共济会,之后成为这一组织伦敦分会的重要领袖,而该分会则支持英国王室以及教会的阶级传统。

富兰克林回到美国后,极大强化了共济会在美国的地位和影响。许多领袖,包括乔治·华盛顿,都加入了共济会。因此,美国的国徽上印着奇特的符号,这些符号不具有基督教的意义,却表明共济会的理想:金字塔、眼睛以及拉丁文词组“世界新秩序”,以及对美国已经藉由建立一个非君主政体的世俗政府带来一种“世界新秩序”的信念。
 
共济会并非宗教,在成立的初期属于一种秘密结社,允许持有各种宗教信仰的没有残疾的成年男子加入,但志愿者必须是有神论者(可以是犹太教徒、基督教徒、印度教徒等)。近代共济会对于神的解释来自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对造物主的阐述,他们认为神是一位理性的工匠(理性的人格化),而宇宙是神-"宇宙的伟大建筑者"创作的手工品,宇宙的秩序(作品的外形)来自神赋予的理性,这个外在的宇宙称为大宇宙(Macrocosm);而每一个人类都是宇宙的影子也就是神的复制品"小宇宙"(Microcosm),然而由于材料的先天性的缺陷,这个复制品总是不完美的。

然而如果人能够以理性为准绳,以道德为工具,不断地修正自身精神上的缺陷,那么最终人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完善自身,也就是完成了"内在神殿"的建造,成为完美的"石工导师"并且进入神的领域。共济会会员("石工")建设"所罗门神殿"的过程象征着人追求理性和自身完善的过程,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是一种先进的思想观念。通过奉行理神论的理想,共济会发起了启蒙运动并且在不到50年时间里迅速扩散到西欧、中欧和北美,建立起可以和天主教会匹敌的巨大体系。

 
共济会握手礼

共济会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西欧社会的政治和思想活动中,虽然初期共济会仍旧奉行严守内部秘密的规定,但是1745年在阿姆斯特丹匿名出版的一本书籍完全暴露了共济会内部的规定、活动内容甚至入会礼仪等细节。然而共济会也因此将活动更加公开化,会员并不隐瞒自己的身份,他们也更公开地进行慈善活动,会员的阶层也逐渐向中产阶级转化。现代的共济会除了内部各级别的接头暗语仍旧保密之外,其余活动基本全部公开。
 
美国许多相当有影响力的媒体,也掌控在共济会组织之中。诸如:Newsweek ,NewYorkTime ,Fortune,Washington Post,以及许多新闻电视台、电台。他们可以使人一夜成名,也可让人毁于一旦。克林顿以前是吸毒的,吸到鼻子都烧伤,又是花花公子,但因他是常青藤名校毕业的,所以媒体能捧红他。美国议员MC Donald表示:要隐藏邪恶势力来建立新世界秩序,必须先征服美国,利用她的经济影响力,来带领其它国家进入新世界秩序。美国首府华盛顿在建设规划时早就将『共济会密教符号』『撒旦教公山羊头的符号』隐化在首府、白宫、街道规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