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你诚实可信吗? " 如果有人这么问你,或和你进行了一个“公平交易”,那很有可能你碰上了一个共济会会员。

共济会会员通过此类言语、殷勤握手和其他各种动作彼此辨认。其原因不明,但共济会的成员有义务帮助他们的兄弟们(注意:共济会中没有姐妹,所有的共济会成员都是男性),许多成员公开优待他们的会中兄弟,“凡夫俗子"(即非共济会成员)则无法企及这些优待,这在商业交易上是最为明显的。

共济会图标

几个世纪来,共济会这一隐秘的世界总让知之甚少的人们神往不已,局外人常热切地猜想着其中充满了狂欢和邪恶的仪式、巫术、政治密谋、网罗全球的勾心斗角和各式各样的秘密欺诈。虽然大多都是无稽之谈,但只要真相不露脸,即使最光怪离奇和耸人听闻的故事也难证其伪-这也是他们一直为人们所乐道的原因。丹·布朗的全球畅销书《失落的秘符》虽然对共济会这一隐秘的世界有所探索,但还是留下了很多问题,诸如:哪些人是共济会成员?他们在共济会中干些什么?他们为什么要加人共济会?


哪些人是共济会成员?

根据英国联合共济总会(UGLE,英国的共济会总部,坐落于伦敦科芬园的女王街上,共济会会堂部分对公众开放)所公布的资料,共济会是英国最大的非宗教、兄弟会式的慈善机构,光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就有三十多万会员、八千多个集会处,海外尚有三万多名会员。

共济会并非如大众所猜想的那样主动吸纳成员,要想加人共济会,你必须找到两位共济会成员为你担保,你还必须满足以下条件:

1.你必须年满十八岁(在美国是二十一岁)。
2.你必须遵纪守法、品行端正。
3.你必须承诺信仰某一神灵(例如,你必须信仰诸如上帝等神灵-但共济会与任何宗教、基督教或其他教派都没有牵连,而且许多共济会会义还积极宣扬多神论)。
4.你必须是男性(虽然有些类似的组织也面向女性,但那仅是些旁支机构,并不是正统的共济会)。

在很大程度上,那些名副其实的石工( oPerative mason ,操作石工)不是我们此处所说的共济会成员(speculative mason ,思辨石工),“操作石工”是整天与石头为伍、并以此为生的劳动者,他们与“共济会, ' ( Freemason 叮)已没有什么内在的联系,“思辨石工”才是共济会成员,他们可能从事不同的职业,但大多都是白领工作者(公务员、校长、外科医生、警察和法官等都是共济会中比较常见的职业)。这些“思辨石工”组织的建立可以追溯到一六四六年,并和埃利亚斯·阿什莫尔―赫赫有名的牛津阿什莫尔博物馆的创始人-颇有渊源。尽管共济会向中世纪的石工行会吸纳了不少符号和术语,但那些也仅仅是表面文章,只是用做装饰的。

例如,“操作石工”批削水泥砌墙所用的泥刀就被共济会轻巧地用来挥洒“兄弟间关怀友爱的凝结物”。同样,共济会成员们的“集会处”也容易让人想起中世纪的同行会所,“共济会"(直译即是“自由石工会)这一名称也来源于当时共济会成员住处的天花板-传统上是一幅蓝底天体图。现在“蓝色会所”共济会的三个标准等级-人门学徒(Entered Apprentice )、工艺技工(Fellow Craft)和石工大师(Master Mason)-则是直接沿用了中世纪石工行会的排列等级。

共济会标志

共济会的这三个等级可以追溯到其成员普遍认为的史上最早的共济会集会处-所罗门圣殿。根据《圣经》(列王纪 6·1一38)记载,共有三万多名工匠参与了该圣殿的建造。这数字可能更多在于渲染建筑规模的宏大,其确凿性经不起太多的推敲,但毫无疑问的是,大批的石工参与了这一建筑工程。于是便有流传至今的石工传说,描述这些石工分成三个等级,与现在的共济会等级一致。这些石工为了方便互相识别-尤其是领工资的时候-就会使用一些复杂的握手动作和密码口令,这也保存了下来,成为现代共济会的核心信息。在某一仪式中,倘若有哪位候选人“升迁”至石工大师,他就可以像户兰·亚比( Hiraln Abiff )那样掌管整个圣殿的建造,虽然户兰据说是因为他至高无上的级别而遭到了其他几位候选人的谋杀。


他们干些什么?

如果你问一下共济会成员这个问题,他很可能顾左右而言他, 马上转换话题,因为共济会的要求之一就是不能泄漏兄弟间的秘密。事实上,每一个“入门会员”的第一课就完全是教导沉默的重要性,“Aiide,Vide,Tace”(看,听,保持沉默)便是共济会的一条关键座右铭。如果不能成功地转移话题,他可能会强调组织的慈善工作——英国联合共济总会公布,在过去的五年内,共济会共为多项慈善事业筹得七千五百万英镑。
 
这样的爱心和慈善是公开的,共济会成员的身份也是允许公开的,所不能公开的仅仅是共济会的仪式细节。不少共济会成员面对亲朋好友公开承认其身份的时候,如果他身边的人了解那些奇异的入会仪式、对共济会所进行的典礼上经常呈现的让人不寒而栗的符号略有所知的话,他们往往会觉得很尴尬。
 
如果不谈那些令人胆寒的仪式,共济会和其他一些当地团体也相差不大。共济会里的等级森严程度从地区会所到全国、甚至国际总会都一般无二。共济会成员可以在他们的会所获得一系列的职位,甚至有可能歆享“尊贵大师"(Worshipful Master)这一地方级的 终极荣耀。尊贵大师在结束一年任期后(即成为“过去大师”)可以选择去英国联合共济总会就任国家级职务,继续其在共济会的等级升迁之旅。
 
但是他要在英国联合共济总会再获得最高荣誉的可能性却不大,因为以往担任总会总导师(Grand Master)的若不是最高层贵族,便是皇室成员。目前可以开列出来的总导师——其全称为皇家大章第一大首领(First Grand Principal of the Supreme Grand Chapter)-不外乎:肯特公爵爱德华王子(伊丽莎白二世的堂兄弟),女王的丈夫菲利普亲王也曾发端于共济会(请参阅附录二以了解其他的共济会知名成员),虽然他加人共济会只是为了完成他岳父乔 治六世的愿望。査尔斯王子曾宣称他不想加入任何“秘密组织”,致使现在的英国联合共济总会的最高层缺少一位知名的皇家继承人。也许有朝一日,共济会会向女性开放,让未来的女王也有机会领导众多的兄弟成员,但至少目前而言,君王不能兼任总导师仍是共济会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他们为什么加入共济会?

这可能是共济会的最大秘密了。与其说共济会是一个皇家俱乐部或乡村教区委员会,不如说它是一个官僚等级机构,活跃着对宗教表演满怀热情的业余戏剧社团,弥漫着混迹其中的劳动工人的阳刚之气。有些成员为了“逃避”妻子入会;有些人则相信-且不论正确与否-共济会的确隐藏着有待他们探索发现的秘密;有些则是特别迷恋穿戴整齐、以大祭司的身份登台亮相的时刻(共济会的仪式虽然不含宗教意义,却有不少类似的形式)。
 
局外人可能难以彻底弄清为什么那些人愿意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慈善捐赠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无中生有的去攀登共济会的进阶之梯,所以共济会成员肯定比我们知道的更多一些。他们是否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共济会会员是否值得我们再多看几眼?

关于本书

本书搜集了一系列非常有趣的、也从未被公开过的共济会原始资料,并加以整理,展示了共济会有始以来的各种内部活动,包括对人会仪式的详细描述,从知名会员处获得的重要文本(包括本杰 明•富兰克林,您可以看到他起草的《共济会宪章》,还有大名鼎鼎 的艾伯特•派克,和享誉十九世纪的作家托马斯•德•昆西)。这些文件的公布足以揭开那个隐秘世界的面纱,把多个世纪来共济会的习俗展示在世人面前,哪怕真相只是冰山一角,也是令人惊叹的。
 
现有的文献显示,共济会作为一个机构,既有辉煌的历史,也是现代文明的缔造者之一。您大可不必以阴谋家的眼光来审视华盛顿为何参照共济会的仪式来安放国会大廈的奠基石(参见第三章), 也无需对某位兄弟在标准“蓝色会所”中升到最髙级别-石工大师一时所进行的死亡和复活的仪式太感诧异。
 
本书用翔实的资料记述了共济会在美国历史上扮演的角色一您可以看到一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如富兰克林、乔治•华盛 顿和保罗•里维尔,他们是共济会成员;美国《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中有八到十五位也是共济会会员(其中有些不确认,仅疑似)。宪法的四十位签署者中有九位确认是共济会成员,十三位有可能是,还有六位后来加人到共济会中,这样总共有二十八位(近70%)共济会成员,或至少也与共济会沾边。如果这还不够,那么,华盛顿手下的将军近一半都是共济会成员,而且美国历史上著名的“波士顿茶会”就是在绿龙酒馆(Green Dragon Tavern)-处知名的共济会会所,保罗•里维尔就是其中的成员-进行策划的。

探索共济会这么一个神秘的世界,要把事实和传说区分清楚绝非易事,多亏了《共济会的秘密》这本书,它向我们披露了许多真实的文献,让我们得以更多地了解共济会的主要教义和程序。而且事实往往可以自我证明它比传说更加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