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共济会:全球资本主义的核心中枢

 
本书揭露了一个全球性资本主义核心领导组织--共济会的秘密。本书提供的广泛国际资料可以证明, “资产阶级”不是一个抽象名词,也不是分散的商业性经济人。发达国家最富有的资产阶级上层精英存在一个隐密的组织性联盟,它就是共济会
 
共济会的中文直译名称是“自由石匠盟会”( Free and Accepted Masons),这是一个已具有400年以上历史的神秘的世界性组织。所谓“石匠”( Mason),只是一种象征--建筑师的象征,寓意是新世界自由大厦的建筑师。共济会从l7世纪初在英国伦敦创立以来就以鼓吹和传播“自由”作为基本教义和意识形态。共济会的目标是让一小撮英美精英家族主宰全世界。
 
本书中编译出了一批重要的资料,在国内第一次对国际共济会作了有系统和针对性的初步研究。
 
共济会的核心精英由英、美、德、法、意--犹太及盎格鲁·撒克逊种族的最高统治集团成员所构成。在美国,总统并非世袭,但财阀家族是世袭的,最高政治精英阶层如布什家族,也是世袭的。这些英美世袭精英集聚在共济会中。同时,还有人数极少(仅有100人左右)的核心精英小集团,组成了操控西方政治、经济最高权力的一个神秘跨国组织,名叫“彼德伯格俱乐部(集团)”( The Bilderberg Conspiracy)。这个俱乐部的资金并非来自政府财政,而是来自共济会所属的基金捐款。
 
实际上,共济会直接控制着一系列的盟会、学会和基金会,包括著名的骷髅会、美国外交委员会、美国企业研究所、胡佛研究所、传统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和比尔·盖茨基金会等等。
 
共济会抱负远大,其目标是建立在共济会领导下的新千年世界帝国--“新世界秩序”。共济会的口号印在美元上: “Novus Ordo Seclorun”,译成英语是: “A New Order of the Ages”,再翻成中文是: “一个新时代的秩序”。
 
美国秘密组织的研究者H.杰弗斯指出:
 
“共济会就是一种将政治家、工业家、金融家和媒体融合在一起的方式。共济会为那些正在崛起的政治新星与金融家和工业家们牵线搭桥。”
 
 
共济会的真正目标是要建立一个由北美及西欧的财富和权力的世袭精英集团控制下的世界政府,进而建立一种从属于西方游戏规则的新世界秩序。这种新秩序,绝对不是中国自由主义者所憧憬的民主自由的个人主义秩序。而是要对全世界:
 
--实施中央集权的政治统治;
 
--建立掌控全球金融的世界统一银行;
 
--推行一种世界统一货币;
 
--建立国际警察(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为轴心);
 
--集约化统管全球人口、资源和市场;将全球人口减少2/3.
 
--最终把人类芯片、数码化,实行全面的信息化管理和控制。
 
这些目标的实现,就是所谓“全球一体化”。
 
共济会精英认为:实现上述目标须分阶段进行。首先成立欧洲联盟,然后将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整合为一,继而成立南美洲与中美洲联盟和亚太地区联盟。跨太平洋建立“美·中国”(美国控制下的中国),也是当前的目标之一--最终演变成由西方金融银行家、工业家和知识精英联合控制的超国家实体化的世界政府。
 
要实现这一点,国家主义将屈从于国际主义,世界和平将由国际军事力量(扩大后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维护。所有这些都会在“自由民主”的名义下进行,然而实权却始终掌控在并非通过选举产生的西方精英世家手中。
 
翻开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创立世界新秩序曾经是诸多梦想家、独裁者和政治家们的宏伟理想--他们当中包括亚历山大大帝、成吉斯汗、拿破仑以及希特勒。在不同的历史年代,总有人希望通过武力或宗教性意识形态重塑世界。
 
 
世界共济会总部设在英国及美国。与其有关联的神秘团体包括:彼德伯格俱乐部、骷髅会以及美国外交学会、传统基金会、美国企业研究所、胡佛研究所、贝伦山学会等几乎囊括西方最高层政、金、财、商、学界精英的一些诡秘会社和堂皇团体。其经济来源是英美金融财团及所属各大基金会。我们知道,发行美元的美联储是一家私人金融组织,从其建立之初,其成员都属于美国的共济会家族。统治全球,支配各国金融和银行是共济会的主要目标。①

银行
注:①本书有续篇《谁是世界政府的老板·共济会与全球金融体系》。共济会精英渗透并控制了英美名牌大学。早在18世纪,亚当·斯密写作《国富论》就曾得到英国共济会的资助。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主流经济学家的新自由主义市场宗教布道也得到美英共济会背景的外国基金会资助、支持和理论模型示范。
 
本书所列举的共济会在近代历史中的政治和金融活动历史表明--所谓“阴谋论”,即存在一个以共济会、骷髅会及彼德伯格俱乐部为总背景的掌控世界的帝国主义阴谋,并非冷战思维者一种子虚乌有的幻想和无稽之谈!
 
 
必须提醒读者高度注意的是,根据从西方精英俱乐部近几年流泄出来的有关信息,人们知道国际共济会有一个旨在清除所谓地球“多余(垃圾)人口”的发动新世界大战的阴谋。正是这种信息,引起我本人对共济会的关注和研究兴趣。
 
对于人类历史来说,21世纪前50年将是人类历史的一个重大转折点!目前全球人口数量接近70亿,仍正在以每年1亿左右的速度递增。再过30年,地球人口将达到100亿以上的规模。地球的生态环境是有限的。人类面临着极其严重的全球性危机。
 
空气、水、能源、土地,这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四大基本要素。西方未来学的研究认为,地球资源的最大承载极限大约是100亿人之内,地球资源和生态难以承载超过10O亿而且每年继续按几何级数递增的人口。
 
然而,我们中国精英却在做着经济未来始终会无限持续增长的美梦--西方共济会策士也有意为中国渲染这种虚幻乐观的增长前景,从而麻痹中国人,使之对于迫在眉睫的众多危机视而不见。但是,任何国家都无法长期自我隔绝,置身世外。危机与战争正在不知不觉地向中国逼进。
 
最近有一系列值得关注的征兆性事态出现:
 
1、今年初自伦敦共济会流传出来的“盎格鲁·撒克逊”计划,这是一个种族主义的战争文件。a:参看本书
2、俄罗斯与北约走向结盟--一个跨欧亚大陆的泛军事政治同盟已具雏型,目标显然是共同遏制东方的中国。
3、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在德国被解禁。这是一部反人类的种族主义雅利安(白色人种)文典。
4、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试验成功,所谓清洁核弹头也已研制成功。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把人类分为文明的创建者、保持者和破坏者三种。希特勒认为,只有雅利安人种是文明的创建者。而其他人种则是“垃圾人类!”雅利安优越种族的历史使命是淘汰劣等人口、劣等民族、劣等文化、劣等种族。美国学者亨廷顿提出“文明冲突论”的要义,其实也是鼓吹由西方文明对人类文明进行重塑,而文明冲突的根源乃是种族冲突。
 
回顾20世纪的现代史,冷战之所以仅仅只是冷战,没有发展成全面热战--根本原因是由于美、苏、中三个主要核大国的核武器一直保持着可以互相毁灭的所谓“恐怖平衡”。核战争的终局不会有胜利者。然而新世纪以来美国宣布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建立成功,开始打破这种恐怖平衡。一旦单方面的核突击成为可能--那么在未来30年内,完全可能爆发新的全球性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因此,战争的危险度正在日益上升。在这种条件下,核战争已经不再仅仅是一种想象和叫嚣,而是现实的威胁。
 
 
在此背景下我们有必要关注2010年2月在伦敦被内幕知情者透露出来的那个所谓“盎格鲁·撒克逊计划”--因为这个计划的基本战略思想符合尼采、希特勒以来西方雅利安精英主流鼓吹“消灭群畜”的世界战略思想。
 
这个计划是设在伦敦的英国共济会内部高级会议上透露的。而策划者正是作为西方政治和意识形态核心组织的共济会高层精英。我个人认为这个计划的可信度甚高。因为这个战争策划案符合美国已解密的关于“美国国家安全与世界人口问题的”的《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200号报告》精神。(该报告是基辛格博士1974年主持制订的。)这个世界大战计划也符合德国《明镜周刊》记者汉斯·马丁·彼得报道的《1995年美国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国际共济会高层)会议》精神。那个会议明确提出了要排除地球上80%不能创生财富的垃圾人口的方针。
 
“盎格鲁·撒克逊计划”宣布了核战争和生物战争的时代即将到来!盎格鲁·撒克逊计划”主要的针对对象是清洗有色人种,首先是中国人。伦敦共济会秘密会议的与会者认为:中国的崛起是西方进行人种清洗的最大障碍。因为中国是有色人种中具有健全工业体系、文化体系、国防体系和核武体系的自主性大国。而且也是唯一有能力以国家体系与雅利安人从经济、政治、文化上进行全面抗衡的有色人种大国。因此解体中国是首要的目标。为达到种族清除的最终目标,西方将对中国展开金融战争、生物战争(有根据认为, “非典”肺炎疫病的发生并非偶然,而是一次生物战的测试),并且也准备着发动一场核战争。
 
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1948年以色列建国运动、91 1事件、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中国的“非典”,20世纪后期一系列国际金融改革以及当前一系列金融危机,也都若隐若现着这个“自由石工联盟”组织(“共济会”的本名)的身影。
 
这个神秘组织通过“休克疗法”和“哈佛500天计划”,直接介入了苏联解体进程①,缔造了向全球推销市场至上宗教和新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2008年美国共济会的领导者在美国主动发动了为美国吸金和纾解金融财政困局的全球金融危机。
 
注a:戈尔巴乔夫和共济会世界政府之问的中间人是乔治.索罗斯( George Soros)-金融商人兼以色列特务。索罗斯1987年在莫斯科成立了所谓的索罗斯基金会。1990年,他资助了摧毁苏联经济的“500天”计划。
 
Gorbac,hev's mediator with Masonic world government was George Soros - financial dealer and lsraeli
 
Intelligence agent. He started the so-called Soros Fund in Moscow in 1987. In 1990, he sponsored the
 
project "500 days" which ruined the Soviet economy.
 
#www.savethemales.c a/oleg-platonovs-freemasonry -in.html
 
对共济会政治活动的揭秘性研究,会导致近现代世界历史的改写!
 
 
共济会是一个汇聚了犹太财团和盎格鲁·撒克逊精英的金融、政治、意识形态跨国组织。共济会的核心力量是控制了全世界金融体系的三大家族:罗斯切尔德家族,摩根家族以及洛克菲勒家族。近四百年以来,作为历史活动的组织者、资助者,共济会编织了一个从经济到政治的巨型网络,提供了一个高层人物的交流平台,并且提供了许多隐秘历史事件的金融支持背景。
 
共济会就是亚当·斯密所说的历史中的那只“看不见的手”--它策划了战争与革命,推动一些国家走向繁荣,驱使另一些国家走向崩溃。但是目前,在所有的世界历史书中,几乎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近代共济会的历史作用。原因在于各国高级共济会的高层核心组织始终保持讳为人知的隐秘性。
 
国外共济会的研究者指出:共济会内部是有严密等级的,最高层级别的国际共济会是一个思想和价值绝对封闭的权贵精英俱乐部,不仅外部的人不能进入,较低层的共济会员也不能进入。公开的共济会层级很低,只是被利用的工具、仆役和义工而已(包括所谓“华人共济会”)!只有那个隐秘的高端共济会(骷髅会、彼德伯格俱乐部),才是真正的“共济会”。
 
本书的研究结论是,西方国家在政治行动和意识形态问题上高度的统一性和同步性表明了一种资本主义国际组织的存在,而这个全球性跨国资本联盟组织的主导者和协调者就是共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