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对西方政治幕后势力的研究(1)

 
最近,全国政协专职委员、著名学者何新编译了一系列重要资料,披露了数百年来在美欧等西方国家存在的“共济会”、 “骷髅会”、彼德伯格俱乐部等若干神秘组织的情况。其主要内容和观点包括:
 
第一,共济会等组织是西方国家政府和政党高层的幕后主要操控势力,美欧政府和政党要员多为这些组织成员;
 
第二,共济会等组织的长远战略目标是建立大一统的世界政府或世界联邦政府,形成西方精英统治下的世界新秩序;
 
第三,进入21世纪,这些组织认为实现其战略目标的时机逐渐成熟,但中国的迅速崛起打乱了其战略部署,使其机遇丧失的危险大增。为遏制中国崛起,消除其实现世界目标的最大障碍,共济会等组织修改行动时间表,加快推进总目标步伐,操控西方国家政府和国际金融势力,陆续发起并将进一步发起针对中国的若干重大行动。
 
这些资料内容丰富、观点鲜明、令人震撼。其具有内容结构的完整性,内在逻辑的连贯性,传递了若干重大信息,有不少情况已为其他学术研究所印证,与我们目前所掌握的相关信息大体吻合,与最近形势发展趋向基基本致。在当前极其复杂的国际国内情势下,有必要引起高度重视,组织深入研究,以更加全面的视角看待和维护我国家安全利益。略析如下:
 
一、关于美欧等国政府身后的“影子政府”及其世界新秩序目标是否存在?
 
2005年美国盖普洛民意调查机构的一项测验表明,73%以上的美国人认为,美国除两党政治之外,还存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影子政府”实际操控美国政府及其各项重大政策。
 
1999年举行的全国性民意调查也显示,绝大多数美国人相信,他们的政府是由“少数仅仅追求自己利益的巨头利益代表集团所操纵①”。苏联前克格勃退役官员什罗宁中将在其著作《国家安全委员会x档案》中也揭示,西方国家确有一个旨在建立美英精英控制下的“世界政府”的幕后集团②。
 
何新的资料则直接指出了这个“影子政府”就是英美金融寡头控制下的金融、政治、意识形态跨国秘密社团组织“共济会”和“骷髅会”③。何新并认为,为实现其“世界新秩序”战略目标,这些(类)组织对我国某些部门和行业特别是金融领域、意识形态学术领域及公共传播媒体的渗透已很深。
 
“影子政府”或以控制世界为目标的秘密组织是否存在?西方社会对此历来贯之以“阴谋论”而讳莫如深。在我国则自从近年《货币战争》、《彼德伯格俱乐部》等书籍出版后,该概念进入公众视野。对此,一些学者受西方新老自由主义影响或者有意回避或者为其辩护,一些同志受知识和视野局限,对其或者视而不见或者见解偏颇,体制内外目前都缺乏全面、系统研究。
 
不过,根据我们长期从事全球战略问题研究中掌握的相关情况,我们认为,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经济社会发展规律以及历史经验看,这类组织及其世界性目标的存在,是一种社会历史的必然。理由有四:
 
第一,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决定这类组织及其世界目标必然存在。按照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历史是人类自觉活动的结果,是主观因素和客观因素的统一。某些特定组织的存在及其世界性目标的提出和推进,正是人类意志展现的必然结果。只不过,以政党、政府等组织形式出现的主观力量广为人知,而秘密会社组织、极少数个人的存在和活动很少进入公众视野。
 
②维·什罗宁:《国家安全委员会X档案》,新华出版社2003年8月,第159-162页。
 
③何新引用《大不列颠百科全书》、《世界知识大辞典》,等资料说明,除林肯、肯尼迪外的历任美国总统,英国多位下室成员、前首相丘吉尔,法国现总统萨科奇等均属共济会成员。共济会组织部分公开,但其内部等级分明、组织严密、极其隐秘,与罗斯切尔德、洛克非勒、布什、菲尔普斯等欧美名门望族都有百年以上的深厚关系。这个组织集政治、金融和意识形态体系于一身,凝聚西方权力、财富和知识精英,以建立国际权贵精英统治下的“世界新秩序”为终极曰标,遍布两方政治、金融、文化、传媒、情治、教育系统,百年来制造、推动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产生和发展,形成了一个国际化的组织和政治运动。
 
部人类社会发展史中的无数事件所证实。在极其复杂的历史演进中,无论是台前或是幕后,正大光明的“阳谋”与云谲波诡的“阴谋”错综交织,波澜壮阔的人类壮举与肮脏龌龊的密室诡计此起彼伏,可以说,这不仅是历史本身的真实面目,更是人类活动的法则与铁律。过去如此,今天如此,未来仍将如此,人类社会不可能只在“和平与发展”的歌舞升平中直线前进。
 
第二,跨国金融垄断集团的切身利益决定其存在。从商业资本主义到工业资本主义,从垄断资本主义到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在西方国家,少数权势集团对社会大多数人的统治从未改变过。为维护其超级垄断利益,以某种组织形式,采取隐蔽、秘密的方式,实现对一国政治权力乃至世界性权力的控制,乃是其切身利益所使然。根据可查阅到的欧美若干大金融资本集团历史资料,包括共济会组织官方资料,近代著名社团组织“罗兹会社”、 “彼德博格俱乐部”,以及“外交关系协会”、 “三边委员会”等机构情况【a】,可以看到,数百年来,西方权力、财富和知识精英始终凝结为共生共荣、密不可分的一体关系, “共济会”、 “骷髅会”等正是若干大金融家族、工商业寡头与政府要员结合的特定组织形式和活动平台。马克思对此曾有深刻论述。他在《资本论》中曾提及共济会并指出: “我们在这里得到了一个像数学一样精确的证明,为什么资本家在他们的竞争中表现出彼此都是假兄弟,但面对整个工人阶级却结成真正的共济会团体。”【b】马克思在这里清晰地指出了,共济会团体是资本家的一个共同体联盟【c】(在《马恩全集》中涉及共济会的语句还有数十处)。
 
共济会、骷髅会等组织长期以来的核心宗旨是推进“世界新秩序”。这也是从尼克松、里根、克林顿到小布什等美国历任总统积极倡导的理念。最近,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安妮一玛丽·斯劳特在其新近出版的《世界新秩序》中对构建世界新秩序的计划和行动做了
 
【a】托马斯·戴伊:《白上而下的政策制定》,巾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8月,第72页。
 
【b】《资本论》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220页。
 
【c】据我们初步研究,从正义者同盟,到共产主义同盟到国际工人协会以及到后来各国的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和共产党,一定程度上,共产党等是马克思恩格斯针对资产阶级精英组织“共济会”所组建,代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国际组织共济会对抗的组织。马克思恩格斯在建立共产主义同盟、国际工人协会并领导共产主义运动时已经清醒地意识到,如果不组织起来,工人阶级根本无法与“钱、权、势”凝为一体的资产阶级及其精英组织“共济会”进行抗争。关于共产党与“共济会”的关系及其深层历史背景,日前有待进一步挖掘和深入研究。很可能如何新所提出的,“20世纪的冷战,实质就是国际共济会为一方而国际共运为另一方--为争夺全球霸权和人类未来控制权的地缘战略斗争。”
 
披露:1.形成一个“由分解的国家机构创建和组成的世界秩序(即“政府网络”)”;2.这种全球治理模式,“行使一个世界政府的许多功能--立法、行政和司法--但无世界政府的名称和形式”;3.“下一步,是分解国家主权本身【d】”。结合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欧美主流经济学界的一系列主张和动向观察,可以清晰地看到,《巴塞尔协议III》通过、强化金融稳定论坛作用等推进“全球治理”的行动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等人提出的“间接、缓进、委婉、巧妙和曲折方式推进世界政府【e】”思想正一步步变为现实。
 
垄断资本主义的最大特征就是压制对手,消灭竞争,获取长期丰厚利益。为了取得在全球范围内对工业、商业、资本、技术、人力、资源的更大控制,建立有组织的垄断,建立其主导下的各种游戏规则是必须的。而“组织”和垄断,以及游戏规则的最高形式就是政府。因此,欧美大资本权势集团的长期根本利益,决定了其终极目标必然趋向于通过各种隐蔽的或是公开的,秘密的或是间接的形式,控制政府权力,以至建立全球范围内的世界政府(或者有其实而无其名的全球政府)。只有如此,大金融寡头、大资本垄断集团才能达到其垄断一切财富和资源的最高目标。
 
第三,西方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制度的特点,为共济会等组织的存在和活动提供了良好土壤。在宗教信仰多元化的西方社会,从统治阶层到下层社会,从贵族精英到劳苦大众,参与秘密结社是历史久远的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近代以来, “政党”组织起源于西方,一些惊动世界的邪教组织和活动多发生在西方,实源于其整体上信仰和结社自由化、多元化的社会土壤。从共济会、骷髅会等组织的历史渊源和意识形态看,它们都与犹太教、基督教有千丝万缕联系。在这一社会氛围中,古希腊流传千年的“世界主义”信仰、基督教“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理念,使具有世界理想的社会成员走到一起成为可能,崇尚金钱又使社会精英能够以财富、身份为标志和纽带紧密团结,身处社会上层的优越地位使精英们透彻地明白世界真相与人性的弱点。在这些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无论出于维护某个集团的长远利益,
 
【d】安妮一玛丽·斯劳特:《世界新秩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0年5月,第12-18页。
 
【e】宋鸿兵:《金权天下--货币战争2》,巾信出版社,2010年3月,或者长期维持某种历史使命需要,资产阶级精英都无法不以某种“组织”的形式结成同盟或者组成一些相当长期而又稳定的组织,宣扬其社会政治理想、垄断经济金融暴利、谋取全球政治权力、剥削普通大众,以实现其世界历史使命和集团最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