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影子政府”以及相关资料(1)

 
 
前方东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本报告所称的“影子政府”是指洛克菲勒家族、高盛财团、共济会、骷髅会和外交关系委员会等能够对美英等西方国家政府决策施加重大影响的大金融资本财团、秘密社团等有组织幕后势力。在西方政府支持配合下,共济会组织、金融寡头们的基本宗旨和行动,均以全面控制我国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资源、财富,建立所谓“世界新秩序”为终极目标。
 
近年来,“影子政府”对美英政府的政策操控能力进一步加强,将中国崛起视为巨大威胁,对中国的发展越来越敌视,对其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迫在眉睫。在对相关资料进行梳理过程中,当分散、琐碎的材料和信息汇集到一起时,我们看到,已存在数百年之久的“影子政府”,对世界经济、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等领域的影响确实无所不在、令人震惊。
 
我们认为,其存在与扩张对我国家的核心利益、人民群众根本利益构成了直接、严重的威胁,必须高度重视,及时应对解决。以下是“影子政府”的基本情况。
 
一、“影子政府”的构成
 
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材料,“影子政府”大致可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层是深深藏在幕后的金融垄断资本寡头,他们是“影子政府”的核心,也是掌控者、发起者和资助者。“影子政府”最终目的是确保其长期垄断利益。
 
第二层是金融寡头们的秘密组织共济会、骷髅会及彼德伯格俱乐部等社团。其中共济会在西方特别是美英政府中发挥领导与协调作用。这些社团行事低调诡秘,是大金融资本家与社会各界精英秘密结盟的动员平台。
 
第三层是由金融垄断资本寡头支持,并由共济会等秘密社团成员出面组织的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传统基金会、三边委员会等公开社团。这些组织将更多的西方精英联合、凝聚起来,虽然是公开组织,但大多数活动却秘密进行,并极力把自己包装成俱乐部性质的精英论坛。
 
为了便于阅读和理解,我们采用倒叙的方式介绍“影子政府”三个层次的构成情况。
 
(一)“影子政府”的第三层构成
 
美国林肯公共服务中心主任托马斯·戴伊在其公共政治学名著《自上而下的政策制定》中指出,“外交关系委员会和三边委员会是一个‘真正的全球化精英集团’,它们致力于全球经济政策的策划和制定,促进全球精英集团之间的往来与合作。长期以来,外交关系委员会在美国外交关系的规划中一直处于中心地位,而三边委员会则是世界上第一个全球化的政策策划组织。”
 
1.外交关系委员会
 
1921年,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在洛克菲勒、卡耐基、福特三大基金会支持下成立。其宗旨和使命是,研究制定外交政策导向,并在国家精英集团之间达成共识。外交关系委员总部设在华盛顿,全职研究员有20余人,在全美各地设立的分委会有25个。二次世界大战后,其机构和人员规模不断扩大(目前约100人左右),被称作美国的实体国务院。其成员包括:花旗银行、摩根大通、波音、康诺克、迪士尼、IBM、美孚、道琼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时代华纳、凯雷、雷曼兄弟、摩根斯坦利、高盛、美林证卷、瑞士信贷、洛克希德·马丁、《华盛顿邮报》、《新闻周刊》等著名金融和工商业巨头,囊括了政府、工商业、教育界、新闻界中一批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和企业。其旗下刊物《外交》杂志影响巨大,被全世界公认为反映美国外交政策的非官方代言人,几乎美国政府的每项重大政策,都预先在这本刊物中以学术论文的形式发表。美国有一种不成文的惯例,只有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成员或与之有密切关系的人才能参与美国外交政策的制订。
 
罗斯福的家人在其回忆录中写道:“罗斯福使美国受益的大多数想法、主张和办法,都是外交关系委员会和主张世界单一货币的组织事先为他精心炮制好的。”英国著名安全和军事专家汤姆·伯内特指出,“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主宰着全球银行,掌控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情报搜集系统,而且大多数媒体巨头和总部位于美国的大型跨国公司也在他们控制中。”《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一书作者丹尼尔·伊斯图林指出,“外交关系委员会是美国最接近于统治主体的团体。比尔·克林顿、布什总统是外交关系委员会委员;总统的国务卿和副国务卿、5位次长、数位助理国务卿及法律顾问是外交关系委员会委员;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及其副手是外交关系委员会委员;中央情报局历任局长和国外情报咨询委员会主席也是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委员。全国政协专职委员、著名学者何新指出,“外交关系委员会是美国未来总统及政府要员的培训机构。不论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凡是那些想掌权的男男女女,都必须在外交关系委员会的指导下接受外交领域的训练”。
 
2.三边委员会
 
三边委员会1972年由戴维·洛克菲勒创立,旨在“将世界上最优秀的大脑整合起来解决未来的问题”,其最重要的使命是不遗余力地宣扬“世界政府”和“世界货币”的宏伟理想,最终为盎格鲁一美利坚集团控制下的世界新秩序铺平道路。三边委员会实际上是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延伸,起到对外关系委员会国际部的作用。汤姆·伯内特指出:“戴维·洛克菲勒当时是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而三边委员会美方所有8个创始人都是对外关系委员会成员。”
 
美国著名时事评论员保罗·杰弗斯指出,“三边委员会委员包括来自美、欧、日三大地区的350名商界、新闻媒体、学术界、公共服务界、工会及其他非政府组织的领袖。三边委员会的领导阶层包括地区主席、副主席和主管,还包括一个由四十几名委员组成的执行委员会。”保罗·杰弗斯指出,“自卡特总统以来,每一届美国政府都会通过或副总统派遣代表参加三边委员会。参加过三边委员会的国务卿有亨利·基辛格(尼克松和福特政府)、塞鲁斯·万斯(卡特政府)、亚历山大·黑格与乔治·舒尔茨(里根政府)、劳伦斯·伊格尔伯格(布什政府)、沃伦·克里斯托弗(克林顿政府)和玛德琳·奥尔布赖特(克林顿政府)等。自从1972年三边委员会成立以来,7位世界银行行长中有6位是三边委员会成员。”前美联储董事会主席鲍尔·沃克也曾担任三边委员会主席。
 
除外交关系委员会和三边委员会之外,深刻影响美英西方国家政府决策和经济社会的还有洛克菲勒基金会、传统基金会、福特基金会、卡耐基基金会①、布鲁金斯学会、胡佛研究所、兰德公司等大量基金会、智库和其他社团组织。
 
(二)“影子政府”的第二层构成
 
外交关系委员会和三边委员会等组织的背后是共济会、彼德伯格俱乐部等秘密社团。有很多西方精英同时是多个秘密社团的成员。
 
1.共济会及骷髅会
 
根据《大不列颠百科全书》(2007年中文版)和《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1985年版)的记载:“共济会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团体。”维基百科称之为“世界上最庞大的地下组织”。其起源于中世纪的石匠和教堂建筑工匠行会制度,17、18世纪又吸收了古代宗教团体及骑士兄弟会的组织形式。1717年,“共济总会”在英格兰成立。共济会英文全称为Free and AcceptedMasons,我国台湾译为美生社,何新译为“自由建筑师同盟”,认为更能传达其微妙的政治涵义。共济会随英帝国向外扩张而盛行于英伦三岛和美国等原英属殖民地国家。
 
根据何新的研究,“时至今日,全球已有40多个共济会分会,共济会会员大约有600万名,其中英国约100万,美国约400万,法国约10万”,“很多我们熟知的名流如歌德、
 
①美国学者詹姆斯·彼得拉斯在《文化冷战与巾央情报局》中披露,福特基金会和卡耐基
 
基金会是被用来实现巾情局战略目标的机构。其与巾情局的合作是“一种深思熟虑的、有意识的共同努力,旨在加强美帝国的文化霸权,削弱左翼的政治和文化影响。”“中情局问谍广泛地利用基金会员工身份的掩饰,在国外从事秘密活动”。加拿大著名战略学者、政治经济评论家马耀邦指出,“尽管福特基金会的运营经历如此声名狼藉,中国还是允许它在本国境内开展活动,这令人非常吃惊”。福特基金会1988年与巾国建立了关系,以1200万美元的年度预算,实施了一系列大规模计划,它最初与巾国的大学共同致力于发展经济学院和法学院,其主要关注的领域是经济、法律改革、教育、文化,更重要的是治理方式、公共政策和国际关系,它资助非政府组织、研究中心和智囊团。
 
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是另一家传播美国政治理念的著名美国慈善机构。卡耐基基金会为外交关系委员会建立提供了最多的资助,有巾情局“特洛伊木马”的绰号。其与美国政府具有广泛联系,尤其是在安全和情报领域。其两任主席分别曾任美国国务院情报局局长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全球事务主任。卡耐基基金会坦率地宣称,其在中国的目标之一就是,建立一个以中国为基地的世界级政策研究巾心。到2005年底,它与巾国改革论坛签订一系列协议,计划共同研究全球化对外交政策制定的影响。这便于收集中国国内的观点和信息,与中国的其他合作研究包括新疆的种族研究、能源、防扩散、气候变化和贸易政策,这些课题都是美国决策者非常感兴趣的。马耀邦指出,“最令人吃惊的是,作为这样一个外国机构,卡耐基基会会已经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部门进行了合作研究,介入了中国国内议事日程,获得如能源安全、气候变化、环境政策、地方政府和有关社会紧张程度的信息,它甚至获得了关于“中国政治制度凝聚力”的信息。”
 
马克·吐温、莫扎特、孟德斯鸠、歌德、德意志菲特烈大帝、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一世、柯南道尔、加里波第等都是共济会成员。美国建国时,签署《独立宣言》的56位美国开国元勋中有53位是共济会会员。”包括小布什、奥巴马在内的“历任美国总统中,从华盛顿开始,只有被暗杀了的林肯和肯尼迪不是共济会会员。英国王室里的共济会会员比例也是惊人,乔治三、四、六世,爱德华七、八世等统统都是”。“共济会内部是有严密等级的,最高级别的国际共济会是一个思想和价值封闭的权贵俱乐部,不仅外部的人不能进入,较低层的共济会会员也不能进入。公开的共济会层级很低。但是只有那个隐秘的共济会才是真正的共济会。”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提及共济会并指出:“我们在这里得到了一个像数学一样精确的证明,为什么资本家在他们的竞争中表现出彼此都是假兄弟,但面对整个工人阶级却结成真正的共济会团体。”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涉及共济会的还有十数处。马克思认为,共济会团体是资本家的一个共同体联盟。何新认为,“正是由于国际资产阶级有一个神秘的统一领导组织共济会
 
(自由建筑者同盟)的存在,导致马克思、恩格斯决意组织一个国际无产阶级的统一领导组织,用无产阶级的国际联合组织去对抗资产阶级的国际联合组织。这个组织曾经叫:正义者同盟、共产主义者同盟、国际工人协会,后来演变为各国的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和共产党。”
 
骷髅会是共济会的一个精英会部。
 
何新指出,“骷髅会是从属共济会的美国最有权势的秘密社团。骷髅会1832年成立于美国耶鲁大学,已有170多年历史。其成员广泛分布于美国的政治、司法、情报、经济等领域。在这个社团中走出过3位美国总统,2位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几十位内阁成员,上百位参众两院议员,而美国中央情报局更是骷髅会的天下。”这个秘密组织每年只吸收15名新会员,目前总会员人数约为600名左右。尽管人数不多,但很多骷髅会成员位居美国经济和政治权力的金字塔尖之上。
 
《坟墓的秘密--美国权力的隐秘通道》一书作者亚历山大·罗宾斯指出,“参加骷髅会的基本都是美国的名门望族。其中包括布什家族(美国石油
 
和军火商集团)、庞蒂家族(美国铁路和金融产业集团)、哈里曼家族(美国铁路大王,著名的铁路和金融大亨)、洛德家族(美国化工巨头)、洛克菲勒家族(美国老牌金融巨头,最显赫的家族之一)、塔夫脱家族(美国早期鸦片大王,政治世家)、古德伊尔家族、佩恩家族和惠特尼家族等等。”
 
骷髅会一直鼓励会员内部通婚联姻。“一来可以继续维持‘蓝血’(即贵族血统)的纯净性;二来可以合力打造权力和财富联盟。”布什家族中至少有9位成员是骷髅会会员。老布什当选总统后,立即选取了5名骷髅会会员进入内阁。小布什与戈尔竞选美国总统时,NBC的新闻访谈主持人迪姆·茹瑟特曾经就骷髅会一事询问两位候选人,小布什的回答是:“这太机密,我们不能谈论它!”戈尔同样说:“这没什么好说的,因为它是个秘密。”显然,他们都不否认这个组织的存在。


2.彼德伯格俱乐部
 
彼德伯格俱乐部创立于1954年,最早由荷兰女王之夫、伯恩哈德亲王主持。彼德伯格俱乐部是操纵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主要幕后势力之一。丹尼尔·伊斯图林指出,“如果留意一下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终身委员,你们会发现,他们中大多数是彼德伯格俱乐部的会员。”
 
何新研究指出,“彼德伯格俱乐部是英美欧共济会成员中最高端成员组成的核心俱乐部。
 
这个俱乐部是一个会集美欧最高层政要、企业巨头、银行家而组成的超级精英团队”。20世纪90年代已知的俱乐部成员包括比尔·克林顿、乔治·布什、亨利·基辛格、戴维·洛克菲勒、布热津斯基、保罗·沃尔福威茨、托尼·布莱尔等西方国家政府首脑、金融家、企业家等100多人。“一开始,彼德伯格俱乐部由一个小规模的领导委员会执掌。领导委员会包括一名终身主席、一个美国席位、欧洲和北美秘书以及一名财务负责人。会议邀请只发给那些有身份有地位并受人尊重的各界精英,他们掌握专业的知识,在国内和国际享有盛誉”。何新指出,“事实上,大西洋两岸国家政府的首脑中,几乎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参加过彼德伯格俱乐部的会议。”“彼德伯格俱乐部的成员代表了西方国家的最高精英和财富--包括金融家、银行家、政治家、跨国公司商业领袖、总统、总理、财政部长、国务卿、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代表、世界传媒集团总裁、军队首脑”。
 
彼德伯格俱乐部在成立不久就对美国高层产生重要影响,并成为美国协调西方世界精英的平台。“自艾森豪威尔之后,历任美国总统都是彼德伯格俱乐部成员,他们有时并不亲自参加会议,但都会派出各自的会议代表”。从50年代以来,彼德伯格俱乐部一直从一个设在纽约名为“统一欧洲委员会”的基金组织得到资金支持。何新指出,这个基金组织隶属于共济会。
 
3.罗兹会社
 
1891年,全球最大钻石巨头戴尔比斯集团创始人塞西尔一罗兹在罗斯切尔德家族支持下,在英国创立“罗兹会社”。据我国金融学者宋鸿兵的研究,其目的是:“将大英帝国的统治扩展至全世界;完善大英帝国向外扩张的体系,由英国国民对所有可资生存的地方进行殖民;将美利坚重新纳入大英帝国,统一整个帝国(世界);在帝国议会实行殖民地代表制度,将分散的帝国成员统一起来,从而奠定永无战争,符合人类福祉的世界。”
 
罗兹会社由3个同心圆的圈子构成,内层核心圈由罗兹本人主导,成员皆为秉持永葆大英帝国理念的富豪精英,1901年后被称为“米尔纳小组”。第2层圈子是“塞西尔小组”,由英国首相索尔兹伯里侯爵主导的政治圈权势人物组成。最外国由《历史研究》的作者汤因比和金融家米尔纳勋爵主导,成员为知识分子,称为“汤因比小组”。三组中,“汤因比小组”提供意识形态支持,“塞西尔小组”施加政治影响,“米尔纳小组”提供财力后盾,三圆同心,相辅相成,组成影响英帝国和世界命运的秘密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