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影子政府”以及相关资料(2)

为了实现建立世界政府的“伟大理想”,罗兹会社设立了一个罗兹基金,鼓励和资助美国青年到欧洲学习,教育美国人为逐步实现全世界统一政府的目标而努力。几十年来,大批美国精英在罗兹思想影响下,接受和追随建立世界政府理念。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曾被授予罗兹奖学金。从20世纪20年代起,罗兹会社致力于建立英美特殊关系,推动盎格鲁一美利坚实现统一,最终建立某种形式的“世界政府”。目前,国际上流行的世界政府、世界货币、世界税收等冠以“世界”的构想基本都源于这个会社。
 
(三)“影子政府”第一层构成
 
“影子政府”的核心部分是若干历史悠久的大金融资本家族和财团组织。何新指出,“罗斯切尔德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是共济会、彼德伯格俱乐部等组织最重要的秘密资金来源。”根据宋鸿兵的研究,“两百年来,这些古老的家族以强大的经济实力掌握各国资金及流动渠道,控制工业和商业系统,与权贵阶层高度融合。他们是主导从政府官员任命到总统大选的政治家人选,从经济政策制定到外交战略形成,从战略情报系统的运作到军队将领的升迁,从意识形态塑造到控制社会信息来源……世界上能量巨大的关键性少数群体。”这些家族和财团擅于精心谋划和长远设计,从他们的公开活动看,其多数举动在微观层面或表面上是正常的经济和社会活动,是有利于所在国利益的“互利双赢”乃至慈善行为。但表象之下,大金融寡头们的终极目标被深深隐藏。只有透过他们遍及全球的经济社会活动,无所不在的巨大存在和影响,才能看到其世界性野心及宏大布局。下面介绍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四个大家族和财团情况。
 
1.罗斯切尔德家族
 
该家族“是世界金融史上最神秘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家族”。该家族神秘地发迹于18世纪,迄今已传承六代。其创始人是梅耶·罗斯切尔德,他先后在法兰克福、伦敦、巴黎、维也纳、那不勒斯等欧洲著名城市开设银行,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金融王国。19世纪的欧洲,罗斯切尔德成为金钱和财富的代名词。据估计,1850年左右,罗斯切尔德家族总共积累了相当于60亿美元的财富。英、法、德、奥、意等欧洲主要国家的货币发行大权均落入了罗斯切尔德家族控制之中。
 
19世纪初,世界的主要黄金市场由该家族所控制,其取得国际黄金定价权至2004年已近200年。据《关联储的秘密》一书作者尤斯塔斯研究,该家族正系美联储设立的直接策划者、推动者和重要股东。有分析家认为,其总资产至今超过了50万亿美元。《货币战争》一书作者宋鸿兵认为,“这个家族建立的金融帝国影响了整个欧洲,乃至整个世界历史的发展”。
 
罗斯切尔德家族扶植了摩根和洛克菲勒财团的创建发展,19世纪花旗、摩根,美国第一、第二国民银行均处于罗斯切尔德间接控制之下。
 
罗斯切尔德家族大力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在一次大战期间促使英国政府以外交大臣贝尔福致沃尔特·罗斯切尔德勋爵信函的形式,发表了著名的《贝尔福宣言》,最后导致了以色列国的建立。
 
二次大战中,作为犹太人罗斯切尔德家族许多成员被纳粹杀害。位于欧洲的许多资产被战火摧毁。冷战期间,该家族在东欧的许多资产又被苏联接管。
 
但实际上,由于其产业遍布众多行业,股份遍布众多金融财团包括控股关联储,其产业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至今无人得知。二百多年来,他们一共在世界上投资了多少生意,赚了多少钱,只有家族核心成员才清楚。2009年4月12日央视《对话》栏目采访了罗氏家族有研究认为,“罗斯切尔德家族表面上看是变小了,实际上却变得更大了”,“实际情况是,它无所不在。”
 
罗斯切尔德家族行事。一是低调,二是“把金钱、心血和精力大量投注于某些特定人物的做法是家族的一种基本战略。”如遇到诸如贵族、大金融家等具有巨大潜在利益的人物,他们会甘愿做出巨大的牺牲与之打交道,为之提供情报,献上热忱的服务,等双方建立起深厚的关系后,再从这强权者身上获得更大的利益。
 
罗氏集团建立了庞大的全球战略情报系统。对此,大卫·罗斯切尔德在2009年央视的采访中给予了证实,他说,“家族所从事的领域需要很好的判断力,但前提是要掌握大量的信息和情报,……我们有一个传统也就是我们跟政府靠得很近,我们知道政府想什么,公众在想什么,公众害怕什么,同时我们也和那些大公司很接近,我们对于他们的战略都了解得很清楚”。
 
大卫·罗斯切尔德在谈到家族的财产和影响力时说,“我见到过很多很有钱的人,他们很有钱,但是并没有任何的影响力,他们的财富非常庞大,但是并不能够影响别人”。大卫·罗斯切尔德暗示,罗家的影响无处不在。
 
罗斯切尔德家族的价值观和行事方式鲜明地体现在其与中国打交道的过程中。其主要方式之一就是通过提供财务和其他顾问服务,广布人脉网络、收集情报信息,推动关联交易、伺机直接出手,以及悄无声息地精心布局。
 
据不完全资料,1977年,罗斯切尔德父子(香港)有限公司访问中国,为取得黄金和外汇交易方面的机会探路。1979年,罗氏家族企业为进入中国的英国公司提供财务顾问服务。同时,推荐了一批英国公司参与四川省天然气和矿产资源开采项目。
 
20世-纪80年代中期,罗氏在中国越来越多地被邀请为迅速发展变化的经济提供顾问服务。1985年,中国北方工业公司与罗斯切尔德家族签订了合作协议。
 
1986年,罗斯切尔德接受长城工业公司的邀请,为发射中国通讯卫星担任项目融资顾问。
 
1992年,罗斯切尔德与中信嘉华银行一同参与发起了6,000万美元的嘉华五箭中国香港基金,在上海、广东、福建以及中国各地收购企业股权。
 
2004年,罗斯切尔德为中国移动(香港)2000年以来的所有注资项目提供财务服务,并出任上海汽车、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华能集团、国美电器和海尔电器等的财务顾问。1994年至2004年,罗氏家族为55个项目提供了服务,涉及金额达480亿美元,项目数量超过了其他任何一家外资投资银行。
 
此外,2010年3月罗氏在财务顾问、知识产权顾问以及政府公关等方面帮助吉利成功收购了沃尔沃。中海油收购优尼科、南京汽车和上海汽车的合并,国内最大的并购案中国联通以240亿美元收购中国网通等,都有罗斯切尔德的参与。
 
罗斯切尔德通过控股世界上最大的跨国媒体集团--默多克新闻集团对中国进行新闻舆论布局。据何新研究,罗伯特·默多克系共济会会员,新闻集团收购全球媒体的资金几乎全部来自于罗斯切尔德。目前,新闻集团在中国的腾讯、百度、优酷、凤凰以及南方报系均持有股份。
 
罗斯切尔德家族同时是中国多家上市公司重要股东。
 
2.洛克菲勒家族及其基金会
 
洛克菲勒家族从l8世纪中叶至今已经延续至六代,是我们研究西方幕后组中所发现最活跃、最张扬、最无处不在的庞大势力。
 
它是“以洛克菲勒家族的石油垄断为基础,通过不断控制金融机构,把势力范围伸向国民经济各部门的美国最大垄断集团”。据一些公开刊物介绍,其可统计公开财产1974年就已达3305亿美元,居美国十大财团之首。
 
美国最大的石油公司有16家,其中8家属于洛克菲勒;它是美联储的大股东,拥有以大通曼哈顿银行为核心的百余家金融机构,直接或间接控制大量工矿企业,在冶金、化学、军工、橡胶、汽车、医药、食品、烟草、航空运输、电讯事业等经济部门和产业中占有重要地位;其旗下有麦克唐纳·道格拉斯、马丁等著名军火企业;洛克菲勒还单独或与其他财团共同控制着联合航空、泛美航空、美国航空、环球航空和东方航空等5家美国最大的航空公司。
 
洛克菲勒家族不但在经济领域里占统治地位,200多年来其家族成员美国担任副总统、参众两会议员、州长等政府要职,在国会、两党、军情、司法机构中也安插大批代理人,左右着美国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
 
洛氏家族是共济会、骷髅会、彼德博格俱乐部的秘密出资人,是外交关系委员会、三边委员会的创立者和领导者;它通过洛克菲勒基金会、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等组织,在教育、科学、卫生以至艺术和社会生活等方面进行全方位渗透。
 
洛克菲勒基金会1913年由约翰·洛克菲勒创立,是美国最早的私人基金会,也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基金会之一。其1951年资金达3亿多美元,2000年超过33亿美元。现在由家族第五代成员主持,重点关注教育、健康、人权、城市和农村扶贫。其国际项目包括,控制人口、促进健康、解决国际冲突、促进发展中国家教育;其美国国内项目包括,维护环境质量、发展文化事业,以及增进机会均等。
 
基金会自身研究限于农业和病毒学,后来又陆续成立了医学科学部、自然科学部、社会科学部和艺术人文部。基金会支持的单项研究不计其数,对美国政府决策和发展中国家均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如弗莱明的青霉素项目,探测镜、x光分解仪的发明,世界卫生组织的计划生育、疫苗接种,以及印度的“绿色革命①”、非洲绿色革命联盟运动等,均是具有前瞻性、开创性或谋划久远的重要安排。
 
美国众议员劳伦斯·巴顿·麦克唐纳在深入研究洛克菲勒家族后指出,“此种权力之盛,是早年的暴君和专制者们连做梦都不敢想的。这是一种支配世界的权力,不仅支配世界的财富,更支配活在这个世界中的人”。
 
1943年,墨西哥农业部正式与洛克菲勒基金会进行改良农业的合作。据洛克菲勒基金会公布的官方资料,“墨西哥原来50 0的小麦依靠进口,玉米也不能完全自给。在此项实验的18年中,墨西哥小麦和玉米达到了自给,基本不需要进口”。同时,这种合作又推向巾东、南业和非洲。其巾印度的“绿色革命”基本上沿用墨西哥模式,在印度全国各地不但建立农业学校而日.建立了无数实验田。60年代在哥伦比业大面积推广良种玉米方面取得大幅度增产的成绩。1959年洛克菲勒基金会、福特基金会与菲律宾协议合作建立世界稻米研究所。20世纪90年代,基金会大力资助了临床流行病研究、农林技术研究(肯尼亚)、热带作物病理研究(尼日利业)、水稻品种改良(菲律宾)等等。在这一过程巾,基金会把重点放在人才培养和技术转让上。20世纪末已经与亚洲及其他地区350名科学家进行合作,在各国培养了183名专家,其巾许多人在本国已成为这方面的领导骨干。
 
人文社科方面。洛克菲勒基金会1923年赞助成立了社会科学研究理事会,至今该组织仍是美国促进社会科学各专业的发展、交流和合作最重要、最权威的机构。其资助从事社科研究的对象有布鲁金斯学会,太平洋关系学会,全国经济研究局,芝加哥、威斯康星、哈佛、牛津、耶鲁、哥伦比亚、斯坦福等大学,此外还有欧洲、亚洲等难以数计的高等院校和个人的单项研究。基会会在资助社会科学和人文研究时从长期着眼。基会会意识到,这种研究不可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且.与自然科学不同,很多问题不可能有公认的定见,但他们深信,“对人的价值观和人际关系的塑造是人类进步和幸福的关键所在”,因此不惜对这类项日拨予巨款。此外,洛克菲勒家族历来关注种族问题。洛克菲勒基金会培养了美国几乎所有南方黑人高等院校的校长。1967年后,将关注重点转移到贫民区的医疗保健和培养底层黑人的领袖人物上,其资助的中介机构也由白人上层机构改为一些有影响的黑人组织。
 
对洛克菲勒基金会来说,中国也是其最早和最重要的海外工作财象。1913年它刚组建,第一批行动之一就是派医疗小组来华考察。20世纪前半期的一大创举就是建立协和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白1916年至1947年的32年问,该基金会用于创建、维持和发展协和的拨款总额为4465万美元。其他方面的资助包括:帮助创建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自然科学的诸学科,如生物、化学、物理、地质、考古、遗传学、农业科学和植物学;推动乡村建设,开展平民教育运动;帮助创建社会学(包括人类学),帮助中国学者与西方的交流。改革开放后,洛克菲勒是最早恢复与中国合作的基金会,其继续关注了农业、医疗卫生、计划生育等中国“急需的领域”。现在,它与中国农科院、中科院的农业政策研究所、中国全国水稻研究所、中国环境与发展研究所、中国计划生育委员会及其下属机构,及一些地方研究所和机构有广泛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