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影子政府”以及相关资料(4)

他分析指出,在当代,“(世界政府推进者们)不再直接公开倡导简单的世界政府概念,而是把公众的注意力引导和吸引到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上,寻求一致的解决方案,比如经济危机、生态环境恶化、能源枯竭等问题。”
 
因为,“如果各国政府和公众都只关注局部性问题和内部事务,这一进程显然得不到推进”,“只有当世界各国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大众都不得不关注同样的问题,并逐步取得共识,思想渐行统一,一个全球性世界政府的建立才有可能。”
 
何新指出,“共济会抱负远大,自18世纪以来谋求建设“世界新秩序”就是其宗旨和使命,其目标是最终建立在共济会领导下的世界帝国。但是,“目前在所有的世界历史书中,几乎没有一个字提到近代共济会的重大历史作用。原因就是共济会组织至今讳为人知的高度隐秘性。实际上,国际共济会认为,建立世界新秩序的最终使命迄今仍未完成。”
 
三、“影子政府”实现目标的主要方法和手段
 
“影子政府”将大量成员安插在美国政府重要位置上,以利用美国强大的国力实现其世界性目标。汤姆·伯内特指出,金融资本寡头“控制美国是主宰全球的第一步,控制美国盟友是主宰全球的第二步。”“影子政府”为实现目标十分重视对信息权和金融权的控制和利用:
 
1.对信息权的控制和利用。
 
信息权首先表现为对媒体的控制力。美国著名政策学家托马斯·戴伊在《自上而下的政策制定》一书中指出,“媒体的权力,即决定大多数人关于他们周围的世界将要看什么、听什么和读什么的权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少数几家私人拥有的公司的运作。尽管受近些年大众传播媒体的渠道呈现多样化的发展,但是媒体的权力依然集中在几家引领潮流的电视网络( ABC、CBS、NBC、FOX、CNN)、国家有影响力的报纸(《华盛顿邮报》、《纽约时
 
报》、《华尔街日报》和《今日美国》)和发行量很广的新闻杂志(包括《时代》杂志、《新闻周刊杂志》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之手。”
 
汤姆·伯内特指出,“时代华纳、美国电话电报、世通、英国电讯、新闻集团、索尼、通用电器、贝塔斯曼、微软及迪士尼等一小撮儿公司控制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媒体和几乎整个电信行业。而且,国际贸易和投资协定的签署使各国政府有效监管媒体所有权的难度日益加大,即使各国政府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加强媒体监督,往往也是徒劳无功。”
 
何新指出,“为什么西方媒体很少报道这些活跃的神秘组织?事实上,世界上绝大多数媒体的言论,被屈指可数的几家跨国公司控制着。而这些公司的老板和出资人,也是这些神秘组织的核心成员。重大事件的报道必然受到那些媒体幕后操纵者的审查过滤。”
 
在对外战略层面,“影子政府”利用所控制的媒体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等部门对威胁其控制世界经济秩序的主要对手发动信息战和心理战。骷髅会会员、彼德伯格俱乐部成员,美国中央情报局奠基人也是第一届领导人艾伦·杜勒斯在动员部属对前苏联发动心理战时说,“我们要不知不觉地把他们的价值观念偷换成虚假的并迫使他们相信这些价值观。……我们要积极地促进共产党官员们的胡作非为,……要使他们相互之间充斥着蛮横无礼、卑鄙下流,谎言和欺骗,以及动物般的恐惧和无耻、叛变,各民族的民族主义和敌对--所有这一切我们都将巧妙地和不知不觉地培植,所有这一切都将像盛开的花朵诱人。”
 
原苏联克格勃局长维·什罗宁指出.“美国对苏联的‘心理战’被提高到国策的级别。1948年美国全国安全委员会拔巨款设立‘对外国社会舆论联络机关’进行国外宣传计划,把对社会主义国家的破坏性宣传看作是通往既定目标--世界新秩序的主要手段之一。”
 
据我国学者曹长盛等人研究,20世纪80年代,布热津斯基等人为布什政府提出“超越遏制战略”,其长远战略目标就是“战胜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从大西洋到乌拉尔的‘联合的欧洲’,使资本主义最终在全世界战胜共产主义,建立美国主导下的世界秩序”。“这个战略是一个规模极其庞大的系统工程,其中就包括了以意识形态为核心的外交、经济、军事、秘密活动等大规模“心理战”内容。
 
2010年12月,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披露,“大规模破坏苏联的秘密行动和针对苏联领导人的心理战……严重削弱了苏联政权。到80年代末,苏联领导层已经发生动摇。8·19事件是这种情况的合理结局”。
 
这个工程并没有随苏联解体而结束,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国务院前高级官员、“美国全球领导地位”项目负责人罗伯特·卡根2003年在其名著《天堂与实力--世界新秩序下的美国与欧洲》中披露,“9·11之前,美国战略图已经把矛头对准了中国”。
 
“这种针对中国的考虑,是美国实现军事技术现代化的动力之一,也是美国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动机之一。从更广泛的意义层面上看,这已经成为美国战略计划的一个组成原则。”“把中国看成美国的一下个重大战略挑战者,这种观点早在克林顿时期的五角大楼里就形成了”,“布什政府2002年的国家安全新战略本身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只不过重申了美国半个世纪以前的政策。”
“影子政府”对思想与舆论的掌控往往通过广泛而“正常”的学术活动来进行①。
 
高盛、洛克菲勒财团都深度介入了中国经济特别是金融领域的教学与研究。2000年,时任高盛总裁的保尔森担任首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主席。
 
高盛现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埃德·布莱克费恩、布鲁金斯学会主席桑顿等目前都是该顾问委员会成员。
 
2002年,高盛支持和资助清华大学建立了中国金融研究中心,借助这一高端平台大张旗鼓地宣传其金融理念。
 
2003年,桑顿辞去高盛职务,志愿免费到清华大学亲自设计、组织和参与讲授“全球领导力”课程,并通过人均一小时的面试,挑选了他认为有可能成为“中国未来领导者”的第一批40名学生。
 
2006年,桑顿又促成了布鲁金斯一清华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的建立,布鲁金斯学会也因此成为第一个公开在中国大陆挂牌的外国思想库。
 
高盛财团、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的其他机构,如素有“右翼思潮思想库”之称的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也与中国有低调但广泛的学术交流。我国著名金融学者中不乏身出其门者。斯坦福以“冷战大学”而闻名天下,其“行为科学”项目--大规模政治战和心理战研究,正系中央情报局直接操控的重大课题和活动。
 
2.对金融权力的控制和运用。
 
①参见前文关于洛克菲勒基金会开展活动的介绍。
 
“影子政府”在金融权控制方面有着天然优势,其在美国最有力的控制机构是关联储,在世界最有力的金融权控制机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
 
何新指出,“实际控制关联储的是与共济会关系密切的私人银行。关联储的股东结构隐秘,主要有八大股东:柏林和伦敦的罗斯切尔德银行、巴黎的拉扎德兄弟银行、意大利的以色列摩西希夫银行、纽约的雷曼兄弟银行、库恩·娄布银行、大通曼哈顿银行、高盛银行和荷兰的沃伯格银行。另有近300股东,且多有亲属关系。其中家族势力最大的是洛克菲勒和高盛财团。他们都是共济会成员。”
 
“影子政府”利用经济优势对威胁其控制世界经济秩序的主要对手发动经济战,方法是误导对方经济政策和经济诱骗。
 
美国前总统塔夫特曾经宣称,“美元将代替士兵而战斗,美元将比炮弹更有杀伤效果。”
 
1989年8月15日的美国《基督教箴言报》写道,“对苏联的伟大美元攻势正成功地发展。3万颗核弹头和用最新科技成果装备的世界上最大的军队却不能掩护自己国家的领土拒绝渗透的美元,它已把俄国的工业消灭一半,打垮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并瓦解了苏联社会。苏联已不能抵抗,所以专家们预言说,它的覆灭是最近2-3年的事……而我们则应当对那些伟大计划给予应有的评价,塔夫特制订了它,罗斯福润色了它,而且尔后的历届美国总统都彻底地执行它”。
 
约翰·伯金斯在《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中写道,“经济杀手披着经济学家、银行家、国际金融顾问之类的合法外衣,其实却肩负着建立美国全球霸权的战略任务,现在的‘美帝国’不同于历史上的强大帝国,主要是以经济而非武力操纵别国;‘经济杀手’无所不做,如通过贿赂、色情、威胁敲诈甚至暗杀等手段,拉拢、控制别国的政治经济精英;蓄意作出错误的宏观经济分析和产业投资建议,诱骗发展中国家落入预设的经济陷阱,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和自然资源,通过欺骗手段让成万亿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美国,巩固、扩大美国在全球的经济、政治和军事霸权。”
 
关于“影子政府”利用金融权力、经济权力对世界进行的操控,近年一些畅销著作如《货币战争》、《金权天下》、《霸权背后》、《货币阴谋》、《罗斯切尔德家族》等作了信息量很大的披露。《洛克菲勒自传》、《摩根财团》、《高盛帝国》等取材于大资本家本人、跨国金融财团内部档案的书籍,也提供了丰富资讯可参阅。
 
四、“影子政府”策划和推动的重大事件
 
何新提出,“不少历史学家认为,共济会是世界政治幕后的隐身组织。从法国革命、美国独立,到俄罗斯革命、以色列复国等历史上的重大事件,都是由共济会促成的”。“纵观17世纪以来的整个世界近现代政治经济史,几乎无处不可以看到共济会员们的身影”,“对共济会政治活动的揭密性研究,将导致近现代世界历史的改写!”近代以来,从公开的资料中能够确定由“影子政府”策划和推动的有以下重大历史事件。
 
1.主导了美国政府做出对日本使用原子弹的决策。
 
杜鲁门总统1945年4月提议,就是否使用原子弹成立一个临时小组进行全面研究和评估。杜鲁门任命当时的陆军部长亨利·史汀生为组长,史汀生系骷髅会成员、对外关系委员会重要成员,他从外交关系委员会中挑选了5名成员作为该小组成员,他们一致主张对日本使用原子弹。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的意见最后主导了美国政府对日本使用原子弹的决策,达到了尽快结束战争,同时威慑苏联的战略目的。
 
2.设计美国在战后的系列对外政策。
 
冷战时期最基本的两大对外政策--对苏遏制政策和帮助欧洲经济复兴的“马歇尔计划”均由外交关系委员会制定和推行。国务院政策设计委员会主席乔治·凯南系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负责制定“马歇尔计划”的委员会主席由外交关系委员会主任、骷髅会成员亨利·史汀生担任。“马歇尔计划”起草者之一,正是60年代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主导人物--戴维·洛克菲勒。实施‘马歇尔计划’的欧洲负责人是骷髅会会员、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埃夫里尔·哈里曼。”
 
3.设计了联合国宪章主题内容等活动。
 
外交关系委员会拟订了联合国宪章的基本框架,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建立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主导了美国最初出兵武力干涉越南事务以及后来从越南撤军的决定。20世纪80年代,戴维一洛克菲勒担任主席期间,在福特基金会、里利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基金会大力支持下,外交关系委员会积极开展针对社会主义国家的国际人权保护运动,力促全面加强美国军事力量,为美国在世界不稳定地区如波斯湾动用武力做政策准备,外交关系委员会并主持制定了一套对付伊斯兰世界的战略方针政策。
 
4.促成了全球化的若干重大国际机制。
 
“在每一项有关工业化民主国家达成的重要国际协定中,三边委员会都扮演了主要角色,并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三边委员会的第一个贡献,是倡议并建立了西欧国家、日本和美国首脑之间定期举行经济峰会的机制。如延续至今的G8、G20峰会,以及金融稳定论坛、巴塞尔协议等。这些定期的峰会通过欧洲联盟、关税与贸易总协定、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执行其一系列政策和决议。”
 
何新研究认为,正是由于国际资产阶级统一领导组织共济会(体系)的存在,导致马克思、恩格斯决意组织一个国际无产阶级的统一领导组织与之进行对抗。“1847年共产主义者同盟发布《共产党宣言》,宣告同盟的目标是:推翻国际资产阶级,建立无产阶级统治,建立无阶级、无私有制的新世界。同盟用“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代替共济会“四海之内皆兄弟”的口号。1864年马克思、恩格斯建立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国际工人协会主张,用无产阶级的国际联合组织去对抗资产阶级的国际联合组织”。国际工人协会后来演变为欧洲的社会民主党和共产党。
 
但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与国际共济会运动进行了约150年的对抗而后最终宣告失败。”何新认为,“20世纪的冷战,实质就是国际共济会为一方而国际共运为另一方--为争夺全球霸权和人类未来掌控权的地缘战略斗争。结果,国际共运和多数国家的共产党都垮了。垮的原因是共产主义模式经济制度的失败,特别是国际金融斗争的失败。而国际资产阶级的总同盟组织共济会则现今不仅仍然存在,甚至变得更加强大”。
 
五、“影子政府”推动或可能正在推动的事件
 
克林顿政府商务部副部长、基辛格顾问公司总经理、《超级精英--看6000人如何操控60亿人世界》一书作者戴维一罗特科普夫坦承,“我确实相信,世界上最有权力和财富的人之间会形成某种网络。因此,一小群人就能规划全球体系,并决定我们如何谈论这个体系”。他指出,“的确存在一种现象,那就是全球权力分配严重失衡,少数几个非正式的精英团体发挥着很大的影响力”,“……在他们拥有的各种权力中,最清晰、最重要的一项权力就是:为世人设置议程的能力。”那么,“影子政府”正在为世人设置哪些议程呢?我们选取了二则供参考。
 
1.减少世界人口计划。
 
1 974年1 2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基辛格主持下制定《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世界人口增长对美国国家安全和海外利益的影响》(NSSM-200)秘密报告。1975年杰拉德·福特总统上任后即签署总统行政命令,使其成为美国政府的官方政策。该文件保密期为15年,1989年解密。这份文件在洛克菲勒家族大力支持下制定。此前,1969年约翰·洛克菲勒三世被尼克松总统任命为“人口增长与美国未来委员会”主席,其深受优生学和人种理论家深刻影响,为减少世界人口政策已做了长期的实验和准备。
 
NSSM-200出台后成为长期以来美国政府控制发展中国家人口的基础性文件。其主旨是:实施“世界人口行动计划”,以大幅度降低世界人口数量。NSSM-200认为,大多数高质量的矿产和资源都位于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数量过多的“劣种人”妨碍了美国获取充裕、廉价的原材料,必须除掉这些高速增长的人口才能保护美国的利益。文件指出,“整个实施过程中,美国必须掩盖真实目的,而让人觉得美国的计划不是自私的而是利他的。否则可能引起其他国家的强烈反弹。美国必须隐瞒从发展中国家获得自然资源的真实意图,而说服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和民众相信,减少人口是符合他们自己的最大利益。”
 
NSSM-200选择了孟加拉、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墨西哥、印尼、巴西、菲律宾、埃塞俄比亚、哥伦比亚等13个国家作为重点关注国家,并认为只有大幅度减少这些国家人口,美国才能充分利用它们的原料。何新指出,“其后30年,这些国家都成为政治上动荡的国家,但他们对NSSM-200计划大都浑然无知。”NSSM-200文件特别指出,为了掩盖美国的行动,美国将利用联合国和多种非政府组织如联合国人口基金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计划生育委员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来实施这项计划。对此,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威廉一恩道尔披露,“20世纪90年代早期,世界卫生组织监督了在尼加拉瓜、墨西哥和菲律宾进行的大规模破伤风疫苗接种行动。疫苗中含有使女性无法维持妊娠的成分。但所有的接种人员都不知道该疫苗含有堕胎药剂”。与减少世界人口计划相关的还有:
 
1995年旧金山费尔蒙特会议:清除地球垃圾人口。据德国《明镜周刊》记者汉斯·马丁·彼得披露,1995年9月27日至10月1日,戈尔巴乔夫基金会(由洛克菲勒家族出资)出面,邀集了老布什、布莱尔、布热津斯基、比尔·盖茨等大约500名世界重要政治家、经济界领袖和科学家,在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举行高层圆桌会议,讨论关于全球化和如何引导人类走向21世纪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