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对西方政治幕后势力的研究(3)

第二,跨国金融垄断集团的切身利益决定其存在。从商业资本主义到工业资本主义,从垄断资本主义到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在西方国家,少数权势集团对社会大多数人的统治从未改变过。为维护其超级垄断利益,以某种组织形式,采取隐蔽、秘密的方式,实现对一国政治权力乃至世界性权力的控制,乃是其切身利益所使然。根据可查阅到的欧美若干大金融资本集团历史资料,包括共济会组织官方资料,近代著名社团组织“罗兹会社”、“彼德博格俱乐部”,以及“外交关系协会”、“三边委员会”等机构情况①,可以看到,数百年来,西方权力、财富和知识 精英始终凝结为共生共荣、密不可分的一体关系,“共济会”、“骷髅会”等正是若干大金融家族、工商业寡头与政府要员结合的特定组织形式和活动平台。马克思对此曾有深刻论述。他在《资本论》中曾提及共济会并指出:“我们在这里得到了一个像数学一样精确的证明,为什么资本家在他们的竞争中表现出彼此都是假兄弟,但面对整个工人阶级却结成真正的共济会团体。”②马克思在这里清晰地指出了,共济会团体是资本家的一个共同体联盟③(在《马恩全集》中涉及共济会的语句还有数十处)。 

共济会、骷髅会等组织长期以来的核心宗旨是推进“世界新秩序”。这也是从尼克松、里根、克林顿到小布什等美国历任总统积极倡导的理念。最近,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安妮一玛丽·斯劳特在其新近出版的《世界新秩序》中对构建世界新秩序的计划和行动做了 

①托马斯·戴伊:《白上而下的政策制定》,巾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8月,第72页。 

②《资本论》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220页。 

③据我们初步研究,从正义者同盟,到共产主义同盟到国际工人协会以及到后来各国的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和共产党,一定程度上,共产党等是马克思恩格斯针对资产阶级精英组织“共济会”所组建,代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国际组织共济会对抗的组织。马克思恩格斯在建立共产主义同盟、国际工人协会并领导共产主义运动时已经清醒地意识到,如果不组织起来,工人阶级根本无法与“钱、权、势”凝为一体的资产阶级及其精英组织“共济会”进行抗争。关于共产党与“共济会”的关系及其深层历史背景,日前有待进一步挖掘和深入研究。很可能如何新所提出的,“20世纪的冷战,实质就是国际共济会为一方而国际共运为另一方——为争夺全球霸权和人类未来控制权的地缘战略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