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对西方政治幕后势力的研究(4)

披露:1.形成一个“由分解的国家机构创建和组成的世界秩序(即“政府网络”)”;2.这种全球治理模式,“行使一个世界政府的许多功能——立法、行政和司法——但无世界政府的名称和形式”;3.“下一步,是分解国家主权本身①”。结合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欧美主流经济学界的一系列主张和动向观察,可以清晰地看到,《巴塞尔协议III》通过、强化金融稳定论坛作用等推进“全球治理”的行动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等人提出的“间接、缓进、委婉、巧妙和曲折方式推进世界 政府②”思想正一步步变为现实。 

垄断资本主义的最大特征就是压制对手,消灭竞争,获取长期丰厚利益。为了取得在全球范围内对工业、商业、资本、技术、人力、资源的更大控制,建立有组织的垄断,建立其主导下的各种游戏规则是必须的。而“组织”和垄断,以及游戏规则的最高形式就是政府。因此,欧美大资本权势集团的长期根本利益,决定了其终极目标必然趋向于通过各种隐蔽的或是公开的,秘密的或是间接的形式,控制政府权力,以至建立全球范围内的世界政府(或者有其实而无其名的全球政府)。只有如此,大金融寡头、大资本垄断集团才能达到其垄断一切财富和资源的最高目标。 

第三,西方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制度的特点,为共济会等组织的存在和活动提供了良好土壤。在宗教信仰多元化的西方社会,从统治阶层到下层社会,从贵族精英到劳苦大众,参与秘密结社是历史久远的人们生活的一部分。近代以来,“政党”组织起源于西方,一些惊动世界的邪教组织和活动多发生在西方,实源于其整体上信仰和结社自由化、多元化的社会土壤。从共济会、骷髅会等组织的历史渊源和意识形态看,它们都与犹太教、基督教有千丝万缕联系。在这一社会氛围中,古希腊流传千年的“世界主义”信仰、基督教“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理念,使具有世界理想的社会成员走到一起成为可能,崇尚金钱又使社会精英能够以财富、身份为标志和纽带紧密团结,身处社会上层的优越地位使精英们透彻地明白世界真相与人性的弱点。在这些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无论出于维护某个集团的长远利益, 

①安妮一玛丽·斯劳特:《世界新秩序》,复旦大学出版社,2010年5月,第12-18页。 

②宋鸿兵:《金权天下——货币战争2》,巾信出版社,2010年3月,第251页。 

或者长期维持某种历史使命需要,资产阶级精英都无法不以某种“组织”的形式结成同盟或者组成一些相当长期而又稳定的组织,宣扬其社会政治理想、垄断经济金融暴利、谋取全球政治权力、剥削普通大众,以实现其世界历史使命和集团最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