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对西方政治幕后势力的研究(7)

2.共济会、骷髅会等组织存在多种隐秘形式,它们与西方政府互为渗透、凝为一体,形成极为紧密的关系。不了解这类组织就难以真正理解、全面认识西方的内外政策和对华战略。按照马克思的观点,“共济会团体是资本家的一个共同体联盟”。从目前我们所掌握和可采信的资料看,“共济会”团体并非一个组织,而是包括了公开社团、秘密组织、基督(或犹太)密教组织、基金会、高层智库和排他性俱乐部等多种形式存在的“组织体系”。其中既有平行的团体和成员之间的重叠交叉,又存在金字塔式的严密等级结构。正如《盎

格鲁·撒克逊计划 访谈录》②所披露的,“(它)只是某些特殊人物的一种工具。这个平台使一些人可以悄悄走到一起,相互沟通……然后一级一级自上而下传达任务”。 

可以确定,因为整合资产阶级精英中不同利益群体的需要,欧美大金融家族、大资本权贵集团中类似的组织和活动平台并不在少数,而且相互之间存在极为复杂的利益关系。共济会当属其中历史久远、规模庞大、组织严密的核心跨国领导与协调组织。值得注意的是,从公开和披露的共济会等组织成员及其参与事件看,它们的势力确实遍布欧美上层社会,形成一张覆盖政治、经济、金融、科技、军事、情治、文化、宗教、跨国企业等多个领域、极为庞大的国际网络,使“西方国家在政治举动和意识形态问题上(具有)高度的统一性、 

①前方:《金融危机的真正原因、演变前景和政策建议——世界历史大趋势下的审视与分析》 

(《战略与政策)2009年第4期)。 

②何新:《谁统治着世界?》,香港巾港传媒出版社,2010年9月,第143页。 

同步性”①,对西方国家内外政策发生深远影响。 

当然,这类组织也并非铁板一块。据美国加州大学著名社会学教授威廉一多姆霍夫等人研究,“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机遇,共同体内部也存在竞争,……出现非常激烈的政策冲突”,但是,“当劳工组织、自由主义者或者强大的环保主义者对他们的共同利益发起政治挑战时”,“共同体是团结一致的”。②这与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资本家和共济会团体的剖析基本一致,也符合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的基本理论和欧美社会的基本实情。这些组织之间的合作与冲突直接外化为其各自操控的大型基金会、智囊团、媒体、议员、政府等机构之间的合作与矛盾(但不影响其引导、促成和创造社会精英在重大问题上的共识和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