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影子政府”以及相关资料(4)

根据何新的研究,“时至今日,全球已有40多个共济会分会,共济会会员大约有600万名,其中英国约100万,美国约400万,法国约10万”,“很多我们熟知的名流如歌德、

①美国学者詹姆斯·彼得拉斯在《文化冷战与巾央情报局》中披露,福特基金会和卡耐基

基金会是被用来实现巾情局战略目标的机构。其与巾情局的合作是“一种深思熟虑的、有意识的共同努力,旨在加强美帝国的文化霸权,削弱左翼的政治和文化影响。”“中情局问谍广泛地利用基金会员工身份的掩饰,在国外从事秘密活动”。加拿大著名战略学者、政治经济评论家马 耀邦指出,“尽管福特基金会的运营经历如此声名狼藉,中国还是允许它在本国境内开展活动,这令人非常吃惊”。福特基金会1988年与巾国建立了关系,以1200万美元的年度预算,实施了一系列大规模计划,它最初与巾国的大学共同致力于发展经济学院和法学院,其主要关注的领域是经济、法律改革、教育、文化,更重要的是治理方式、公共政策和国际关系,它资助非政府组织、研究中心和智囊团。 

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是另一家传播美国政治理念的著名美国慈善机构。卡耐基基金会为外交关系委员会建立提供了最多的资助,有巾情局“特洛伊木马”的绰号。其与美国政府具有广泛联系,尤其是在安全和情报领域。其两任主席分别曾任美国国务院情报局局长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全球事务主任。卡耐基基金会坦率地宣称,其在中国的目标之一就是,建立一个以中国为基地的世界级政策研究巾心。到2005年底,它与巾国改革论坛签订一系列协议,计划共同研究全球化对外交政策制定的影响。这便于收集中国国内的观点和信息,与中国的其他合作研究包括新疆的种族研究、能源、防扩散、气候变化和贸易政策,这些课题都是美国决策者非常感兴趣的。马耀邦指出,“最令人吃惊的是,作为这样一个外国机构,卡耐基基会会已经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部门进行了合作研究,介入了中国国内议事日程,获得如能源安全、气候变化、环境政策、地方政府和有关社会紧张程度的信息,它甚至获得了关于“中国政治制度凝聚力”的信息。” 

马克·吐温、莫扎特、孟德斯鸠、歌德、德意志菲特烈大帝、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一世、柯南道尔、加里波第等都是共济会成员。美国建国时,签署《独立宣言》的56位美国开国元勋中有53位是共济会会员。”包括小布什、奥巴马在内的“历任美国总统中,从华盛顿开始,只有被暗杀了的林肯和肯尼迪不是共济会会员。英国王室里的共济会会员比例也是惊人,乔治三、四、六世,爱德华七、八世等统统都是”。“共济会内部是有严密等级的,最高级别的国际共济会是一个思想和价值封闭的权贵俱乐部,不仅外部的人不能进入,较低层的共济会会员也不能进入。公开的共济会层级很低。但是只有那个隐秘的共济会才是真正的共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