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影子政府”以及相关资料(17)

到今天,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已成为中美两国间层级最高、规模最大、涵盖领域最广的定期对话机制。保尔森的对华经济政策大力诱压中国对美开放金融、证券等服务业,明显在为华尔街金融资本家争取最大利益,得到了高盛集团大力支持。再次,高盛通过营造对华舆论氛围,间接影响美国政府的中国观。近几年,高盛学者就中国的发展前景、对华政策的见解,在国际学术界影响广泛。

其中高盛顾问库珀·雷默的《北京共识》和《品牌中国》具有重要影响,进一步强化了世界对中国的关注,引发了美国对中国的警惕。著名的“金砖四国”概念也出自高 盛,其报告及“新钻11国”报告的推出,为美国金融集团进军中国市场提供了理论支持,推动了美欧近几年向金砖四国和“新钻”国家的投资热潮。 

二、“影子政府”的目标 

构建“世界新秩序”是“影子政府”百年不变的宏大战略目标。美国著名学者,克林顿总统精神导师卡洛·奎格雷在《盎格鲁一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 

中指出,罗兹会社旨在通过大规模地“操纵新闻、教育和宣传机构”,达到“统治世界”的目标。 

而且,“这一目标,是由若干相互忠诚、愿意为共同事业献身的人通过秘密结社来实现”。罗兹会社负责意识形态的“汤因比小组”成员阿诺德·汤因比,在其巨著《历史研究》中对未来是否会有大一统国家进行了极为深入的研究。他提出:“世界多元的政治结构将以政治统一告终”。“在21世纪,人类很可能走向一个统一的世界”,因此,“世界联邦政府是必要而且可能的”。 

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罗斯福总统顾问,美国著名战略学家斯皮克曼1944年指出:“总有一天会出现许多人想象的那种统一的世界秩序。我们早晚要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废除各个国家的独立主权。我们必须借助我们雄厚的国家力量,以此作为战后有利于我国的和平基础。这是为了美国的最高利益”。 

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共和党参议员、美国总统候选人巴里·戈德华特1964年写道:“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目的就是创立一个新的世界政府。”美国政论家丹尼尔·伊斯图林也指出,“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真正目的在于推动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取缔国家主权”。 

1947年,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银行家詹姆斯·沃伯格在洛克菲勒基金会大力资助下发起“世界联邦”运动,提出“同一世界,或完全没有”的著名口号。他主张:“我们应该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无论人们是否喜欢它。唯一的问题是这个世界政府究竟是经由(和平的)共识或是(武力的)征服来产生。” 

三边委员会成员、美国参议员巴里·戈德华特声称,“三边委员会目标就是建立一个超越民族国家政府的经济体系。而作为这个经济体系的管理者和创始者,这些国家(美、日、欧)将主宰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