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影子政府”以及相关资料(19)

他分析指出,在当代,“(世界政府推进者们)不再直接公开倡导简单的世界政府概念,而是把公众的注意力引导和吸引到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上,寻求一致的解决方案,比如经济危机、生态环境恶化、能源枯竭等问题。”

因为,“如果各国政府和公众都只关注局部性问题和内部事务,这一进程显然得不到推进”,“只有当世界各国上至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大众都不得不关注同样的问题,并逐步取得共识,思想渐行统一,一个全球性世界政府的建立才有可能。”

何新指出,“共济会抱负远大,自18世纪以来谋求建设“世界新秩序”就是其 宗旨和使命,其目标是最终建立在共济会领导下的世界帝国。但是,“目前在所有的世界历史书中,几乎没有一个字提到近代共济会的重大历史作用。原因就是共济会组织至今讳为人知的高度隐秘性。实际上,国际共济会认为,建立世界新秩序的最终使命迄今仍未完成。” 

三、“影子政府”实现目标的主要方法和手段 

“影子政府”将大量成员安插在美国政府重要位置上,以利用美国强大的国力实现其世界性目标。汤姆·伯内特指出,金融资本寡头“控制美国是主宰全球的第一步,控制美国盟友是主宰全球的第二步。”“影子政府”为实现目标十分重视对信息权和金融权的控制和利用: 

1.对信息权的控制和利用。 

信息权首先表现为对媒体的控制力。美国著名政策学家托马斯·戴伊在《自上而下的政策制定》一书中指出,“媒体的权力,即决定大多数人关于他们周围的世界将要看什么、听什么和读什么的权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少数几家私人拥有的公司的运作。尽管受近些年大众传播媒体的渠道呈现多样化的发展,但是媒体的权力依然集中在几家引领潮流的电视网络(ABC、CBS、NBC、FOX、CNN)、国家有影响力的报纸(《华盛顿邮报》、《纽约时 

报》、《华尔街日报》和《今日美国》)和发行量很广的新闻杂志(包括《时代》杂志、《新闻周刊杂志》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之手。” 

汤姆·伯内特指出,“时代华纳、美国电话电报、世通、英国电讯、新闻集团、索尼、通用电器、贝塔斯曼、微软及迪士尼等一小撮儿公司控制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媒体和几乎整个电信行业。而且,国际贸易和投资协定的签署使各国政府有效监管媒体所有权的难度日益加大,即使各国政府出于政治上的考虑加强媒体监督,往往也是徒劳无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