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影子政府”以及相关资料(20)

何新指出,“为什么西方媒体很少报道这些活跃的神秘组织?事实上,世界上绝大多数媒体的言论,被屈指可数的几家跨国公司控制着。而这些公司的老板和出资人,也是这些神秘组织的核心成员。重大事件的报道必然受到那些媒体幕后操纵者的审查过滤。”

在对外战略层面,“影子政府”利用所控制的媒体和美国中央情报局等部门对威胁其控制世界经济秩序的主要对手发动信息战和心理战。骷髅会会员、彼德伯格俱乐部成员,美国中央情报局奠基人也是第一届领导人艾伦·杜勒斯在动员部属对前苏联发动心理战时说,“我们要不知不觉地把他们的 价值观念偷换成虚假的并迫使他们相信这些价值观。……我们要积极地促进共产党官员们的胡作非为,……要使他们相互之间充斥着蛮横无礼、卑鄙下流,谎言和欺骗,以及动物般的恐惧和无耻、叛变,各民族的民族主义和敌对——所有这一切我们都将巧妙地和不知不觉地培植,所有这一切都将像盛开的花朵诱人。” 

原苏联克格勃局长维·什罗宁指出.“美国对苏联的‘心理战’被提高到国策的级别。1948年美国全国安全委员会拔巨款设立‘对外国社会舆论联络机关’进行国外宣传计划,把对社会主义国家的破坏性宣传看作是通往既定目标——世界新秩序的主要手段之一。” 

据我国学者曹长盛等人研究,20世纪80年代,布热津斯基等人为布什政府提出“超越遏制战略”,其长远战略目标就是“战胜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从大西洋到乌拉尔的‘联合的欧洲’,使资本主义最终在全世界战胜共产主义,建立美国主导下的世界秩序”。“这个战略是一个规模极其庞大的系统工程,其中就包括了以意识形态为核心的外交、经济、军事、秘密活动等大规模“心理战”内容。 

2010年12月,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披露,“大规模破坏苏联的秘密行动和针对苏联领导人的心理战……严重削弱了苏联政权。到80年代末,苏联领导层已经发生动摇。8·19事件是这种情况的合理结局”。 

这个工程并没有随苏联解体而结束,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国务院前高级官员、“美国全球领导地位”项目负责人罗伯特·卡根2003年在其名著《天堂与实力——世界新秩序下的美国与欧洲》中披露,“9·11之前,美国战略图已经把矛头对准了中国”。 

“这种针对中国的考虑,是美国实现军事技术现代化的动力之一,也是美国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动机之一。从更广泛的意义层面上看,这已经成为美国战略计划的一个组成原则。”“把中国看成美国的一下个重大战略挑战者,这种观点早在克林顿时期的五角大楼里就形成了”,“布什政府2002年的国家安全新战略本身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只不过重申了美国半个世纪以前的政策。” 

“影子政府”对思想与舆论的掌控往往通过广泛而“正常”的学术活动来进行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