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维基百科:共济会(7)

莫扎特1784年12月14日加入慈善会所,成为石匠学徒。会长是他的好朋友,也是光明会成员,然而莫扎特常去和睦会所参加集会,因为那里有较多音乐同仁。1785年1月7日莫扎特成为石匠副手,并很快晋升为石匠大师。他的父亲同样在这里加入共济会。1785年12月11日约瑟夫二世发布光明会禁令和共济会法令,冯·伯恩作为光明会首脑,他的和睦会所被迫与其他会所合并。莫扎特成为新希望会所成员。

莫扎特的交际圈几乎都是共济会成员,他的好友、赞助人里希诺夫斯基亲王是与他同一会社的兄弟,还有他的好友、赞助人冯·斯维腾伯爵,商人、贷 款人等等,如果没有这些人的资助,因为毫无节制的生活方式而破产的莫扎特将无法生存,而且最终他也为此死于贫困。 

共济会所倡导的思想在莫扎特的作品中多有表露,如共济会认为品德与人的阶级并无绝对关系,在《费加罗婚礼》中仆人费加罗的机智、忠诚与贵族领主的愚蠢、无理形成鲜明对比。莫扎特还通过音乐表达共济会追求的人道、宽容、自由的理想,与传统的贵族音乐形式完全不同,这也是18世纪浪漫主义音乐产生的思想源头。 

共济会风格音乐也充满了象征主义元素,如共济会的入会仪式要敲三次门,这也同样体现在一些共济会音乐的旋律中,如在歌剧《魔笛》很多仪式的场合都使用了三次重奏来表达。 

莫扎特的代表作《魔笛》是最著名的共济会音乐作品,从内容到形式上充满了共济会的教义象征,有研究者认为,莫扎特很可能是接受共济会指示,要在舞台上以象征性的手法来宣传和颂扬共济会的思想而创作的。 

歌剧中黑暗女王和三侍女象征了旧时代的蒙昧无知,埃及的光明大祭司则象征了启蒙时代的文明开化,波希米亚王子要通过种种考验最终与情人忠诚眷属,反映了共济会的18世纪伦敦共济会员聚会地(GooseandGridiron)入会仪式,而贯彻全剧的降E大调的旋律,也加强了这种意义。 

音乐评论家纽科姆·康迪伊在《莫扎特师兄弟和(魔笛)》一文中这样写道: 

“‘三’这个数对共济会具有深刻的意义,它始终贯串在《魔笛》中:三位夫人,三个青年,三座神殿,等等。……共济会原本也有‘智慧’、‘理性’和‘自然’三神殿。观众中的共济会会员会认识到考验时卫士的铠甲的象征性,考验中土、气、水、火的象征性,还有三位侍女的银矛、帕帕吉诺的金锁、萨拉斯特罗骑的狮子拖的车、塔米诺如死一般的昏厥和夜后为光明所击败的象征性。” 

此外,贝多芬也被认为是共济会成员,他的很多传记作者都这么认为,并指出他参加国波恩共济会的音乐会。由于此时共济会运动在欧洲正处于受打压状态,因此很多会所材料都遗失了,因此并未找到他入会的原始材料。 

2002年4月4日,德国邮政部门特意发行了一枚邮票,纪念德国共济会博物馆建立10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