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美元设计中隐涵的共济会思想(7)



彼德伯格俱乐部成员管理着世界各国的中央银行,可以决定伦敦、纽约、东京和香港金融中心的贴现率、货币供应水平、利率、汇率、黄金价格。控制商业链条上的货币流动。

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两个共济会家族的主要成员,罗斯切尔德勋爵和劳伦斯·洛克菲勒,亲自挑选着有资格参与历届俱乐部的全球100位精英。

自艾森豪威尔之后,历任美国总统都是彼德伯格俱乐部成员。他们有时并不亲自参加会议,但都会派出各自的代表。前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是彼德伯格俱乐部的积极成员。甚至一贯采取左翼高姿态的加拿大前总理皮埃 尔·特鲁多,也是该集团的成员。20世纪90年代以来,被俱乐部邀请的人包括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前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希拉里和比尔·克林顿、约翰·克里、美林达和比尔·盖茨、理查德·珀尔等。 

彼德伯格集团的成员还包括那些控制着你的视野和阅读的人——例如传媒界的大亨戴维·洛克菲勒、臭名昭著的康拉德·布莱克(他之前拥有从《耶路撒冷邮报》到加拿大最新的《国家邮报》等超过440家媒体出版机构)、埃德加·布隆夫曼、鲁珀特·默多克,以及维亚康姆集团(国际传媒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萨默尔·雷德斯通。 

多年来,这些传媒大亨共同为这个神秘的俱乐部严守秘密,这就是为什么“彼德伯格”这个名词对人们一直很新鲜的原因。 

七 

伦敦《观察家》报的威尔·赫顿有幸参加了1997年在『日金山召开的彼德伯格俱乐部会议,他说:“这里不制定政策,全是讨论,有些只是普通的陈词滥调,但会议就制定世界政策的基础背景形成了共识。” 

实际上,每年1、2月问在丹佛举行世界经济论坛,4、5月问举行的CJ8会议,9月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会议和世界银行会议,都是彼德伯格俱乐部的传声筒。正是在俱乐部中已经形成的某种国际共识,为一个又一个国际峰会所沿用。这个共识也将成为CJ8会议经济公告的基础背景;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阿根廷会议决议的基础。 

几十年来,俱乐部的成员资格基本不变。新成员必须由彼德伯格俱乐部指导委员会决定。 

以下是1954年以米曾参加彼德伯格俱乐部会议的一批政要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