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美元设计中隐涵的共济会思想(9)

卡灵顿勋爵(1984-1988)

曼夫雷德·沃纳(1988-1994)

威利·克莱斯(1994-1995)

贾维尔·索拉纳(1995-1999)

罗伯特森勋爵(1999-2004)

夏侯·雅伯将军(2004-)

由此可见,在诸如波斯湾、伊拉克、塞尔维亚、波斯尼亚、科索沃、叙利亚、北朝鲜、阿富汗等地区实施彼德伯格俱乐部决定的政策是多么容易。

前美国围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以及以色列将军彼得-萨瑟兰(前欧盟委员会委员、高盛及英国石油公司主席),都是彼德伯格俱乐部的活跃会员。



事实上,彼德伯格会 议所遵循的章程是1919年在凡尔赛巴黎和平会议之后,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RIIA)制订的世界秩序理念。 

有些人说,彼德伯格俱乐部就是军情六处在皇室国际事务研究院指导下发明的一个真正的创举。“英国情报机构的这个计划,是为了让约瑟夫·雷廷格尔(后来的欧洲行动组织主要创始人之一)能够在欧洲各国政府和美国政府的背后,把彼德伯格俱乐部组织成真正的权力掮客。” 

彼德伯格俱乐部是1902年成立的英国共济会下属协作俱乐部的天然外延。彼德伯格俱乐部成立之前半个多世纪的1903年,阿尔弗莱德·米尔纳勋爵在圣阿尔敏斯酒店会议上就他对未来的看法发表讲话。在那个会议上,米尔纳强调了这样的观点: 

我们必须实行精英统治——不是指特权,而是基于对世界的了解和必要的目的性——否则人类最终将会失败……这在民主政体来说是尤其困难的。如果整个人类能够拥有很高的教育水平和那些创造性的、我们所期盼的自由,那么实现更好、更有活力的社会类型的可能性就大得多。如果现在,那些拥有权力、闲暇和自由来应对富于想象力的诉求的人们,不能赢得集体的自我发展,那整个人类都无法做到。解决的办法并不在于直接的冲突。我们了解人类的行为方式,以及人类隐藏在假面背后的内心深处,所以我们能够击败民主政治。 

在当今这个权力被分散的社会,我们需要在众多当权者、智者、企业家和有影响力的人中进行有建设性的、富于想象力的工作,以造就具有高度选择性的、自觉的、开放的、虔诚的精英文化。在我看来,这是人类事务所必须的下一个发展阶段。我认为人类的进步,不该是一群粗鄙的、为基本需求所左右的头脑的自发产物,而应是一种经过精心设计的自然结果——它所针对的就是人类复杂的相互依存性、被解放的能量与求知欲、闲暇时的举止、为文学和艺术所再造的情感和动机。 

从20世纪50年代以米,彼德伯格集团一直从一个设在纽约的、名为“统一欧洲委员会”的神秘组织得到资金支持。有报道认为这个基金会属于中央情报局,而中央情报局的秘密的非政府资金来源正是美国共济会。① 

①本文资料根据:THETRUESTORYOFTHEBILDERRERGGROUP,ByDanielEstulinbydadioHead,S.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