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济会"阴谋论不存在

前两年,赵薇深陷谣言漩涡,被指“资助希拉里”——此事腾讯《较真》栏目已有详细查证,指出其“是一条彻头彻尾的谣言”。但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该谣言尚有“变种”,指赵薇“勾结共济会”,为外国势力服务,图谋不轨。在坊间传说中,“共济会”是一个在幕后操纵世界的邪恶社团。国人对该组织的了解,主要有这么几个来源:一是著有《货币战争》丛书的宋鸿兵曾撰文,称共济会“掌握全球经济命脉”,是统治世界的“幕后黑手”;二是何新及其两部号称“披露共济会真相”的《统治世界》,何在书中称共济会是西方各国的“影子政府”,策划了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等重大事件;三是丹·布朗《达·芬奇密码》等悬疑小说对共济会阴谋的演绎。
 
共济会

1、共济会原意为“自由石匠工会”,旨在相互帮助,维护石匠利益
 
共济会全称Free and Accepted Masons,简称Freemasonry,直译为“自由石匠工会”。按照共济会的官方说法,其历史可上溯至《圣经》中的亚当时代(公元前4000年),创始者是建造“巴别塔”的石匠们;另一种被更广泛接受的解释是,公元前1000年,一些参与建造所罗门圣殿的希腊石匠,创建了早期共济会组织;此外,还有人将欧几里得作为共济会的创始者。事实上,以上说法都缺少可靠依据,只能视为共济会的一种“自我神化”。
 
对于共济会历史,能确定的历史始于中世纪,当时石匠们被各个教堂、庄园雇佣,自由劳动,并组织行会,维护自身利益。如1349年的黑死病灾难后,社会上石匠短缺,而政府禁止石匠组织集会以要求提高工资。这时,英国“一群下层的石匠们声称他们得到了非常古老的特许状允许他们保留自己的结社”“他们还声称所有的石匠都是兄弟,其地位都是平等的”。这一时期,作为行会的共济会属于秘密结社,因此创设了一套识别身份的暗语。
 
2、随着石匠减少、新会员的加入,共济会开始从“劳作型”向“思想型”过渡
 
16世纪后,新教堂兴建逐渐减少,民居也开始大量使用木质结构,导致对石匠的需求急剧减少。1666年,伦敦大火烧毁了4万座房屋及86座教堂,建筑师韦恩爵士奉国王之命,在全国招募石匠,重建教堂。被石匠们视为拯救者的韦恩,后来成为共济会最早的非石匠会员之一。同时,苏格兰也有一些对石匠行会的传说、符号感兴趣的名流相继成为会员。“劳作型共济会”向“思想型共济会”的过渡由此出现。
 
石匠们原本希望这些新会员能为他们提供资助,但这些贵族、绅士会员仅仅出于兴趣才加入共济会,并不关心石匠的生计,无法改变石匠行业衰落的现实。大约在17世纪晚期至18世纪早期,非石匠会员已成为英国共济会的主流。1717年,共济会在伦敦成立总会所,标志着共济会不再是石匠行会,而成为名副其实的民间联谊组织。“博爱、真实、救济”后来演变为共济会最重要的三大原则。
 
现代共济会保留了石匠行会时期的共济会标志手势、暗语等,作为限定会员身份的工具,虽然共济会的主要会员不再是石匠,但是贵族、绅士们为维持一个限定身份的俱乐部,保留了原先石匠们使用的一系列手势和暗语。当一个会员到外地共济会会所时,首先要通过会中特有的方式表明身份。会员入会时,必须宣誓保守“共济会的秘密”,因此生活中一旦有会员被问起这些秘密,他们往往要顾左右而言他。此外,共济会会员等级也沿用石匠术语,分为入门学徒、工艺技工和石工大师。
 
更有意思的是,现在共济会在表述宗旨时,沿用的也是石匠工作的名词。比如,角尺象征道德,教导会员“在生活的每一个举止中都要正确实践道德教义,行为动机和结果都要符合神圣的正义”;铅垂线象征平行正直,教导会员“行为诚实、举止中正、品德高尚”。真正的石匠们“必须严格观察铅垂线,以确保建筑不会发生丝毫的偏离”,而现在的会员“由此符号汲取了正直和坦承的教诲,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坚定不移,不为威武所屈服,不因富贵而屈膝”。不难看出,共济会很强调道德追求。
 
正因为以上这些不为外人所知的暗语、象征的存在,营造出的神秘性,使得在很长的时间里,共济会被人想象成了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秘密的邪恶组织。
 
共济会中的确不乏大人物,但他们从未联合“操纵历史”,历史上,确实有很多著名人物是共济会会员,包括乔治四世、威廉四世、爱德华七世等5位英国国王;华盛顿罗斯福杜鲁门等14位美国总统(而不是何新宣称的43位);以及其他为数众多的政治家、企业家、科学家、文学家等各界名流。在常人看来,这么多上层人物积聚在一起,必然会有什么隐秘的目的。
 
其实,如上文所说,共济会不过是一个以提升个人道德为目的的联谊会,是西方各种“兄弟会”中较大的一个,在其中出现一些名人,再正常不过。至于这些名人在共济会中所起的作用,则被无限夸大了。比如:1797年,苏格兰人John Robiso指出,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必定是被操纵的。两年后,美国神父Jedidiah Morse更断言,“共济会已经与美国体制结构彻底捆绑在一起了:他们并不准备推翻政府,因为他们就是政府”。
 
事实上,这些流传至今的说法,无论是华盛顿城市布局隐含了共济会的某些神秘符号,还是共济会会员富兰克林设计美国国徽时,加入了共济会的因素,都是荒诞不经的。如今西方有关共济会和美国独立战争关系的研究已极为充分,共济会的作用主要表现在精神层面,即兄弟互助友爱、注重忠诚与责任的宗旨,使会员们更能忠于独立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