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多事之秋,可能会遭到共济会的攻陷!

布鲁诺在修道院学校攻读神学,同时他还刻苦钻研古希腊罗马语言文学和东方哲学。10年后,他获得了神学博士学位,还得到了神甫的教职。他被哥白尼的学说所吸引,开始对自然科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逐渐对宗教神学发生了怀疑。他对经院哲学家们所宣传的教义持否定态度,写了一些批判《圣经》的论文,并从日常行为上表现出对基督教圣徒的厌恶。为什么笔者断定,他不是死于欧洲宗教法庭,而是死在共济会手中呢?因为他是共济会会员。
 
1533年,60岁的哥白尼在罗马做了一系列的讲演,提出了他的学说的要点,并未遭到教皇的反对。但是他却害怕教会会反对,甚至在他的书完稿后,还是迟迟不敢发表。直到在他临近古稀之年才终于决定将它出版。1543年5月24日,垂危的哥白尼在病榻上,才收到出版商从纽伦堡寄来的《天体运行论》样书,他只摸了摸书的封面,便与世长辞了。实际上,关于地球围绕太阳旋转,哥白尼不是第一人,其他人并没有受到宗教法庭的打击;哥白尼只是通过科学的证据,科学地论证了地球围绕太阳,晚年的哥白尼要求死后出版日心说的书籍,不是怕宗教法庭,而是怕共济会。因为全世界都知道,哥白尼是共济会会员。

任正非
 
香港首富李嘉诚,年轻的时候,是个穷人,共济会没搭理他;到了李嘉诚功成名就的那一天,出于虚荣心、出于想有个组织保护、出于还有更高层次的追求,在共济会的花言巧语下,李嘉诚上了贼船。笔者原谅他没有用,中国大陆部分人无法原谅他,因为加入共济会,就意味着对中国大陆的直接威胁。同样的道理,马云成为共济会大员,不是共济会欣赏马云拥有外星人的相貌,而是马云拥有中国巨富的背景;所以有些人不原谅马云,笔者心知肚明,但马云也要明白,自己是和李嘉诚比富,而不是和李嘉诚比在共济会内的权力。为什么笔者相信马云加入了共济会?无它,唯笔者也有此经历,大约在2008年左右,有几个人试探我,询问我是否愿意加入共济会吗?本能地反感,灵魂中的使命,被笔者一口回绝了——要是加入自己就惨了。
 
任正非,华为公司的创始人,中共党员,有军方背景,不用问,情报组织对他格外关心,哪国都是。但任正非崇拜毛主席,那么面对西方的诱惑,任正非一不加入外国情报组织,二不加入共济会,西方不整你整谁?!马云、马化腾的阿里巴巴、支付宝、微信,确实大到不敢让它倒掉,这是从国内看,从国外看,二马加入共济会了,那么西方就不打击他们,而是想办法,逐渐得到阿里巴巴、支付宝和腾迅微信的股权,通过金融手段逐渐掌控这几个大企业。所以,西方人要求马云、马化腾要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所有的股份全部上市,这几个企业的股权必须自由买卖。这样共济会就彻底控制了阿里巴巴、支付宝、腾迅、微信。共济会一直在暗中如此操纵,希望中国大陆的情报组织,赶紧调查、取证,并及时阻止这种现象的继续。笔者尽义务说了,其他人尽不尽义务,就不好说了。
 
现在,任正非明白了,自己在国内没有和情报组织很好配合,在国外没有加入共济会,你的企业又涉及重大国家安全战略;重要的是,笔者挑明吧,所有的电子硬件、软件,都留有“暗门”、“后门”,这是国际潜规则,华为的战术小动作,符合国际潜规则;正因为任正非和华为,走对了第一步,那么第二步就不好走了,怎么办,任总?!笔者提醒大家的是,布鲁诺是共济会会员,因为不遵守共济会的纪律,公开、主动、故意泄露了秘密,所以才被共济会烧死的;因为共济会操纵了欧洲宗教法庭,而且共济会的惩罚中,有泄密要被烧死的规矩。赵薇跟着马云一起,比划手势时很得意吧?笔者十年来,一直拒绝加入共济会,因为笔者也是被纪律、规则、天网笼罩着的。谈不上谁牛叉。天上有根,地上好办事,共济会应该是明白人;不明白也不要紧,早晚会明白的。

拓展阅读:共济会与“世界新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