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晓说》:我朋友父亲是共济会会员

高晓松:我有一次去洛杉矶两个朋友家,发现他们家门上挂着共济会的剑,我说原来你们家是Freemason(共济会),她老公开端过来说不光她是,我们家也是,所以他们夫妻两家都是Freemason。然后过来一个朋友,我们是四个朋友在一起,他们仨加上我,那三位都快六十岁了。周围那朋友又冷冷地说了一句,我们家也是Freemason。而且这三家的Freemason都是尖端的。

晓说谈论共济会

大家到美国去看一个衣服店,到处都有,美国每个什么小镇大城都有一个叫Old Navy这么一个店,衣服也不贵。但是有的衣服上会写着一个33,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意思,33是什么,33号还是33岁?都不是,33便是共济会最尖端的那一层。大家知道所有的这种隐秘的组织,兄弟会也好帮会也好,都会有这种九袋长老谁谁谁,五袋弟子怎么怎么样。咱丐帮就这样,人家共济会也是。共济会比我们九袋要多一点,所以最高叫33级。

我这三位朋友那天跟我说我们三个的父亲都是32degree,32度或者叫32级Freemason,就现已到了尖端的共济会成员的三位孩子。于是我都惊了,我说今天我总算开了眼界,在洛杉矶日子这么多年,第一次来到一家子连家人带朋友全是Freemas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