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动作的解读可怕至极,历史都在共济会手中

咱们在看一些前史人物的肖像或是照片时,经常会被这些巨大角色的一个动作吸引:他们常常会将一只手揣进胸前的衣服里,远到拿破仑、华盛顿,近到列宁、斯大林,乃至连跟政治不沾边的古典音乐大师莫扎特等人,都在肖像中做过这样的动作。对此,网上有种十分惊悚的解读:这种手势是共济会成员显示身份的一种暗示,被称为“揣手礼”。

说到前史上的共济会,往往会随同不少阴谋论。有不少人以为该安排十分凶猛,乃至强壮到控制了美国的前史。有人指出,美国历任总统大多是共济会成员,唯一林肯和肯尼迪不是。但是这两位“特立独行”的总统下场一致,均遇刺身亡,这也被视为共济会操作美国的铁证之一。那么,这么强壮的一个安排,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



其实,前史学家们对该安排的来头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论。根据该安排成员自己的说法,早在公元前4000年,就有一群人自称“该隐的后人”,知晓六合自然以及宇宙的奥妙。在西方宗教文明中,该隐被称为“杀亲者”,是世上一切恶人的先人。该安排曾在前史上与不可一世的罗马教派斗争了2个世纪,并被前史学家置疑一手操作了法国大革命。由此来看咱们可以得出两个结论:和前史、政治有着紧密联系的共济会实际上带有激烈的宗教色彩;该安排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邪教。

带着这些背景,咱们回看这个被以为是“揣手礼”的动作,好像感受到了一股寒意。不仅仅前史人物,就在当今国际,仍有许多大角色也会带着这样的动作出现在世人眼前,偌大的国际好像依然活在共济会的阴影下。但是,笔者却以为,这个动作很有可能是被过火解读了。为什么这样说呢?咱们从所谓“揣手礼”的来历看起。

前史学家发现,最早代言该动作的人是18世纪法国皇帝拿破仑·波拿巴。在拿破仑的多幅画像中,咱们都能看到拿破仑将一只手揣进怀中的衣服里。尽管拿破仑的长兄约瑟夫·波拿巴被以为是共济会成员,还被尊为“导师”,但前史学者们并不能找到任何依据证明拿破仑也加入了该安排,专家们更多地以为这位法国皇帝与该安排并无联系。那么,已然不是该安排成员,拿破仑为何要频频做出“揣手礼”呢?

究其原因,说来也搞笑。开始不少前史专家对此做出不少猜测,比较有说服力的不外乎以下几种:首先,专家们以为拿破仑有胃病,而在肖像制作的过程中是不能乱动的,他只能经过这种方法忍受。众所周知,拿破仑于1821年5月因胃癌病逝于圣赫勒拿岛,胃病一说好像十分可信。不过从逻辑上来讲就经不起推敲了:皇帝的身体健康显然愈加重要,没必要为一幅肖像忍受病痛。



别的,有人以为拿破仑手有残疾,这种方法是为了遮羞。这种说法愈加没有根据,由于在前史文献中,拿破仑被描绘为“生有一双女性的手,纤长秀气,皇帝引以为傲”。那么,拿破仑做“揣手礼”真实的企图是什么呢?本来,这种姿态的首要意图并不出于某种政治暗示,而是为了显示自己的风姿。早在公元前3世纪,雅典政治家、演说家埃斯基涅斯就提出,在与他人攀谈时,将手放在宽袍外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插进袍子里则是一种十分妥当的处理方法。

埃斯基涅斯在古希腊社会有必定影响力,他的行为多少能够影响到其时人们,尤其是上层人士的举动。此后,不光是埃斯基涅斯,不少人都在典籍中评论礼仪时都说到过埃斯基涅斯的观念。18世纪前期,还有专门的文献评论“上流社会举动”时用了大篇幅讲解该行为。作为巨大的法国君主,拿破仑希望能够在自己的肖像中展示一种能够“展示男士们英勇斗胆而又不失狂妄自大的风姿”的姿态。值得一提的是,听说这个动作的雏形是画师自己想出来的,当是还被批评为“太理想化,太过笼统而缺乏真实感”。但是,拿破仑看后十分满足,称誉画师“深得要领”。

当拿破仑越来越多地代言这一姿态时,上流社会瞬间被“传染”,纷纷以此显示自己的修养,这一动作也被视为其时上流社会的首要标签之一。这一动作也得到了传承,即使拿破仑后来垮台,该动作被视为“专横”的体现后,上流社会的大角色们依然竞相模仿。这一动作盛行到了什么程度?每个领域、每个国家、每个前史时段的人好像都领会了这一举动的精髓,在如今的国际中也是屡见不鲜。

所谓的“揣手礼”有没有被共济会吸收并政治化,咱们无从探究;但要将其视为这个安排的阴影笼罩国际的依据,恐怕有些矫枉过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