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新眼中的西方哲学家—毕达哥拉斯与共济会

一、毕达哥拉斯的兄弟会 毕达哥拉斯学派亦称“南意大利学派”,是一个集政治、学术、宗教三坐落一体的安排。“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所创建,产生于公元前6世纪末,公元前5世纪被逼闭幕。其成员大多是数学家、天文学家、音乐家。 [何按:按照西方伪史的说法,毕达哥拉斯也是希腊哲学家。实际上毕达哥拉斯是小亚细亚或许爱欧尼亚区域的萨默斯岛人,早年活动在埃及、波斯,中年以后活动在意大利半岛,生平与希腊雅典无任何关系。萨默斯岛现在归于土耳其。整个西方哲学史需求重新解构,重新研讨和认识。]

毕达哥拉斯

毕达哥拉斯曾侨居埃及,后来又到各地周游,很可能还去过印度。在他的游历日子中,他遭到东方密特拉宗教文明的影响,了解到许多奥秘的宗教仪式,从埃及人那里学习到数的常识及几许规则之间的联络。 听说,青年时代的毕达哥拉斯在埃及期间,正好赶上埃及被波斯国王冈比西斯(525B.C.)的军队击败,毕达哥拉斯也成为战俘,被带到波斯,他在那里接受了光亮教的隐秘崇奉和哲学。 依据文艺复兴时期学者波费利的记载,毕达哥拉斯在波斯与一个光亮教教信徒查拉塔(Zaratas)学习光亮教教学说。

他从这个教徒那里学了三件事: “(1)怎么使自己摆脱曾经堕落的日子,得到净化;(2)一个聪明的人怎么成为纯真的;(3)他听过一次讲道,得知怎么在宇宙论中调查形而上学原则的性质”。 这里所说的“纯真”和“净化”,都是指魂灵问题。 后来毕达哥拉斯回来家园萨摩斯岛。由于政治的原因,他后来渡海迁居到南意大利的港口克罗内寓居。在这里他创办了一个研讨哲学、数学和自然科学的集体,有车而发展成为一个有隐秘仪式和严格戒律的宗教性学派安排。 密特拉(Mithras)是东方光亮教的一种。有人以为密特拉教是波斯琐罗亚斯德(即拜火教)的分支,撒播在古印度、波斯区域。西方学界以为,密特拉语源来自古雅利安系的印度—伊朗语系。主格方法Mitras是太阳神,一个古老的印度-伊朗神祇。这一神祇原是雅利安人万神殿里共有的崇拜目标,在伊朗-雅利安人和印度-雅利安人分解之后,开端向着不同特征发展(阿维斯陀中的密特拉和吠陀中的密多罗)。

公元初的几个世纪,对密特拉的崇拜由小亚细亚撒播到意大利半岛,在罗马国际中风靡一时,成为前期基督教传达的强壮对手。在印度,密特拉教转型为密多罗教派,发展出其释教方法弥勒教。密多罗-弥勒教在中文里有时被意译为慈氏(慈航)。 共济会的史料中说毕达哥拉斯离开萨默斯岛之后,在意大利的克罗内Croton结识了当地最有权势的人米罗Milo。Milo的威望比很高,除了有着像Hercules般的体形之外,也一起是哲学及数学的爱好者。Milo供给财力及房舍给毕达哥拉斯办“校园”,他俩就成了最好的同伴。 毕达哥拉斯在此成立了一座“校园”──毕达哥拉斯兄弟会,这个安排招引了数百位会员。这个校园分为公开会员和隐秘成员两个部分。只有隐秘会员才干被教授最高的密义——这与现代的共济会相同。

毕达哥拉斯隐秘会是历史上很特殊的一种常识帮派。会员有必要贡献他全部的产业给安排。毕达哥拉斯为了维系兄弟会的“安排性”,他规定入会的兄弟要发毒誓,禁绝走漏安排的任何教义和学术。 毕达哥拉斯以为数学能够解说国际上的全部事物,对数字痴迷到几近崇拜;一起以为全部真理都能够用份额、平方及直角三角形去反映和证明:譬如建议平方数"4"意味“公正”。相传他发现了无理数,大为震惊。他的学生希帕索斯向外人透露无理数的存在后,毕达哥拉斯命令将其淹死。 在那个全部归美于神的年代里,毕达哥拉斯所创建的“兄弟会”(共济会),其实便是一个隐秘的宗教性集体。 二、光亮教及密特拉教对毕达哥拉斯的影响 毕达哥拉斯的思维深受东方密特拉教的影响。在光亮教信条中,最重要的人生目标是净化自己的魂灵,而且,有一系列净化的详细和内涵的修行方法,包含现代风行的瑜伽。毕达哥拉斯的思维,创始了古代西方哲学的南意大利学派。后来柏拉图等人沿着这条道路持续走下去,魂灵问题一向 成为西方精力哲学首要关注的问题。 柏拉图的弟子亚里斯多德对于魂灵有这样的定义:”魂灵唯一是使人成为人的东西”。

到了罗马帝国时期,新毕达哥拉斯主义和新柏拉图主义,把南意大利学派的魂灵学说进一步奥秘主义化,并将其与奥秘的太一学说(柏罗丁)或许逻各斯学说(菲洛)相结合,为发展出中世纪基督教的天主学说和末世论奠定了理论基础。 [材料 前期西方哲学的东方密教影响: 即使是策勒尔这样的置疑主义,也不否定毕达哥拉斯深受奥菲斯教的影响。策勒尔甚至以为,毕达哥拉斯魂灵肉体二元论最牢靠的来源,当首推奥菲斯教。可是,奥菲斯教所建议的魂灵不灭,也不是希腊本土的思维,它同样是从东方移植过来的。大约在公元前7-5世纪(也有人说6-5世纪,不管怎么说,总是与希腊新移民建立的城邦相关),跟着希腊与东方往来日趋兴旺,东方的思维、文明和宗教进入希腊。在这种情况下,希腊兴起了奥菲斯教。

因而,奥菲斯教的源泉来自东方,深受波斯的琐罗斯德教的影响。它经过色雷斯和吕底亚地进入希腊。 多尔森(Dawson)描述:“据记载,苏格拉底的一起代人,普罗蒂库斯(Prodicus)的信徒,已经抄写了琐罗斯德的经文Gathas。希腊罗马的作家对他高度尊重,有关于他的大量论说,在古代的书中,能够找到他的思维。” 柏拉图也到过埃及和波斯。 杜兰在《国际文明史》中这样描述波斯人:“在波斯,品德很早就遭到重视……希腊人常常对谁都不信任,可便是信任波斯人。事实上,和波斯人订约确实比较牢靠。波斯人常常自诩:‘咱们从未食言而肥’。

波斯人的民族意识,也较其他民族为重,你能够出钱令希腊人打希腊人,但你要雇佣波斯人打波斯人,则非易事。” 自居鲁士以来,波斯人持一种宽恕的方针,因而,“激励许多希腊思维家(他们不喜欢自己的国家)逃到波斯宫庭。再者,波斯人雇佣外国雇佣兵,许多希腊人都想以私家身份,或许以官方身份,甚至以群众的身份应征入伍。换句话说,两国人民之间的往来在持续,而且这种往来涵盖日子的方方面面。这种状况至少引起对双方所持的文明价值和原则的理解。”

因而涂尔康(Turcan)说:“希腊文明是东方的女儿,而罗马文明则是希腊教育的产品。”] [材料 波斯的琐罗斯德教对基督教的接影响: 波斯的琐罗斯德教对犹太人也有深刻的影响,犹太人在历史上,除了有大卫王和所罗门王这一段黄金时代以外,绝大多数时刻,都是某个强壮帝国的属民。 巴勒斯坦是一个狭长地带,坐落尼罗河各大都市和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各大都市之间。换句话说,它坐落其时强盛的埃及帝国、亚述帝国、巴比伦帝国以及后来的波斯帝国的缝隙中,自古以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弱小的巴勒斯坦不得不斡旋于诸大帝国之间。时而向这个称臣,时而向那个纳贡,时而被这个占据,时而被那个降服。 犹太人做波斯人的属民达200多年时刻。巴比伦与埃及的争斗中,犹太人成为牺牲品,沦为历史上著名的“巴比伦之囚”。

此后,波斯人攻克巴比伦,成为这一区域的主人,犹太人作为战利品,又转而成为波斯人的属民。犹太人的宗教尽管历史悠久,可是,成文经典是在波斯帝国的控制下撰写的,大约成书在公元前5-3世纪。 Leaney指出:犹太人“在放逐期和放逐后时期,不只记载了近期的经验,而且对旧经典进行了大规模的撰写。许多内容储存在人们的记忆中,也许它们第一次被写下来,开端了作为口述传统和成文传统的两层存在。这些内容的大多数都依据放逐来解说,被视为神的惩戒。关于这些著作和编辑何时开端,并没有肯定确认的日期,可是,许多人以为,实际上能够确认的是,至少旧约全书的许多内容最终的形成是在巴比伦。”

举例而言,在波斯人控制犹太人之前,犹太人一向寻觅主来临的日子,他们期待着有一天,耶和华将来临地球成为犹太人的控制者。在与波斯人接触以后,他们的观念有所批改。耶和华在后来的经文中,不再是一个人世的王,而是人的神主,高高在上站于云端,带领诸天使与魔鬼交战,对人类施以最后的审判。这些都是前期犹太教经典不具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