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历史学家对共济会的研究分析

听说在1777年英国的“洗礼者圣约翰”节日时,伦敦当时已存在的四个共济会会社代表在一家酒馆集会,成立了“国际母亲大会社”,并选出了第一位大师。虽然这次集会的会议记录没有保存下来,研讨共济会的历史学家们依然相信,这次集会奠定了共济会此后走向国际性运动的中枢。

共济会的早期历史是模糊不清的。传说,13世纪教皇曾颁布刺令,创立了一个建筑教堂工匠的社团。但今人研讨以为,这纯粹是虚构的,共济会与中世纪的石匠及圣殿骑士等秘密安排的联络都未曾得到证明。最早的牢靠材料显示,17世纪苏格兰共济会的状况,以及内战期间与英格兰发作的联络。古玩学家、占星家、牛津博物馆的创办者阿什莫尔在日记中写下了他自己入会时的情景:

那是1646年10月16日下午4:30,我在兰开夏的沃灵顿成为了一名共济会会员,一起入会的,还有来自柴郡的梅恩威灵、……等人。

共济会

共济会的神秘色彩是成心渲染的。这对怜惜共济会的人来说极具吸引力,对对立者来说又令人厌恶,未入会者对其礼仪、等级、伪东方术语以及暗号、标志、意图等猜测不已。共济会的圆规和直角尺,围裙,手套以及地板上的圆圈,很显然是成心规划的,意图在于引导人们对它起源于中世纪的行会深信不疑。可是,引起最大争议的还是所谓的秘密发誓。有一种说法称新介绍入会者被蒙上眼睛:

有人问他,你信任谁?回答说:天主;你要去哪游览?回答说:从西方到东方,向着光明去。接着他被要求手按《圣经》发誓:即使是喉咙被切断、舌头被扯掉,身体为大海的沙海掩埋,也不会走漏会社的秘密。

共济会一向是一个互利的社团,虽然其利益无从定义,他的敌人常坚持以为他对立男女平等,由于他从不吸收女人入会。他反社会,反基督教,由于据称,其会员使用各自的政治,商业和社会关系,内部互相帮助,损害别人。共济会会员自己则一向强调他们对立无神论,宣扬宗教宽容,政治中立,并致力于慈善事业。

18世纪共济会急剧扩展。他从英国最高层贵族中吸纳成员,并成为欧洲僧侣阶层的持久支柱。1725年,被驱赶的苏格兰人在巴黎建立了一个共济会分会,此后其分会遍布欧洲大陆的每一个国家。它在捷克的布拉格,波兰的华沙,乃至俄国的圣彼得堡都建立了安排。到拿破仑战役时,他现已建立了一个广泛的分会网络。传说,在滑铁卢战役中敌对两边的将领互致暗号表明身份并下令停火。

在天主教国家中,共济会转而对立教会,并在启蒙运动中扮演激进的人物。其成员往往是天然神论者,哲学家,以及教会和国家的批评者。1795年,奥地利开端镇压共济会,在此之前,奥地利没有发布教皇斥责共济会的布告;在法国,共济会为革命前的酝酿作出了奉献。19世纪今后,共济会又与自由主义运动密切联络。

梵蒂冈把共济会视为恶魔,1738至1890年,历代教皇在六次布告中,斥责共济会是邪恶的,是妄图推翻的阴谋家,忠诚的天主教徒不能成为共济会会员。极端天主教人士乃至把共济会会员同雅各宾派、烧炭党人和犹太人一道视为公敌;20世纪的集权政体对他们更加敌视,纳粹和共产主义者把共济会会员投入集中营。在欧洲大部分地区,他们只要在法西斯垮台和东方的苏联集团瓦解之后,才干重新开端他们的活动。

有关共济会作用的争论仍在持续,可是,关于共济会最惊人的文件还是他的成员名单,听说其中有奥地利的弗朗西斯一世、普鲁士的菲特烈二世、瑞典的古斯塔夫四世、波兰的斯坦尼斯瓦夫·奥古斯都、俄罗斯的保罗一世、英国科学家雷恩、伏尔泰、孟德斯鸠、吉本、歌德、维尔克斯、伯克、海顿、莫扎特、马拉、拉法耶特将军、俄国元帅库图佐夫、英国威灵顿将军、麦克唐纳、塔列朗、英国政治家卡宁、小说家特罗洛普、普希金、李斯特、马志尼、加里波第、匈牙利独立运动首领科苏特、比利时的利奥波得一世、德皇威廉一世、法国工程师埃菲尔、德国海军上将提尔皮茨、捷克第一任总统马萨力克、俄国总理克伦斯基、德国总理斯特雷泽曼、英国丘吉尔以及大多数英国国王……这以后加入的名人多得数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