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共济会一样神秘的光明会


光明会成立于1776年5月1日,是在美国独立前成立的,创办人是亚当·维萨普。它的成立是因为生活在启蒙时代的关系,他们要的是民主与自由。而在当时,宗教权力非常大,他们认为自己需要走上独立的道路,要成为一个超然独立,隐于神秘高墙之后的秘密组织。组织里的青年才俊们可以不用受无知又自大的神职人员影响,自由的学习在公共教育系统被隐瞒的真理。光明会的成立宗旨简单明了,但是也相当极端,推翻所有的政府和宗教组织,然后用光明会成员取而代之,只要废除阶级统治,头衔和权贵,我们就能在短时间内达成普世的幸福。王政和国家将会和平地从地球上消失。人类社会将会成为一个四海一家的大家庭,世界也将成为理性民众的安身立命之地。

尽管很多人认为光明会是一个宗教组织,但其实这不是事实。这个秘密组织建立于逻辑和经验主义的基础之上,其学说源于理性,认为所有的知识都以经验为依据。事实上,光明会最初存在的原因之一就是其试图削弱罗马的天主教会的影响力。目前有很多关于光明会的说法,现代媒体把光明会描绘成邪恶的撒旦崇拜者。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把光明会看作撒旦崇拜者这种观点,很有可能是因为该组织的建立有一些反宗教的原则。但反对宗教组织并不等于崇拜撒旦,更何况撒旦崇拜主义也是一种宗教。

1784年,光明会在魏玛召开会议,决定组建新的阿瑞斯圣山。然而同一年,光明会面临了更大的危机。7月22日巴伐利亚选帝侯卡尔·特奥多尔颁布社团禁令,禁止一切秘密社团。1785年3月2日新颁发法令中则指明光明会和共济会有叛国和异教罪行,令行禁止。更有伯爵因此被吊销了贵族头衔。1787年8月16日有办法了更为严厉的法令,任何加入共济会和光明会者都会处以死刑。禁令似乎起到了作用,此后光明会便消失了,怀斯豪普特则逃到图林根州躲藏起来。禁令也在德国引起了恐慌,人们开始对是秘密社团非常敏感,特别是法国大革命的爆发,时刻令政府风声鹤唳。罗马教廷于1817年同普鲁士,1821年同巴伐利亚先后签订协议,共同进行镇压。这样短命的光明会反而成为欧洲秘密社团之中最著名的阴谋团体的代表。

?共济会的确存在过,它之所以为世人所知,可能主要是因为19世纪的一些学者,把18世纪末欧美的许多革命运动归结为共济会的阴谋。在法国,共济会阴谋论最著名的代表是Barruel神父,这个大革命时代流亡者曾写过一部很厚的书“关于雅各宾主义的历史报告”他指责策划大革命的是启蒙时代的哲人和共济会成员,很多启蒙思想家,包括孟德斯鸠和伏尔泰,以及美国革命中的许多领袖人物,华盛顿和富兰克林都是共济会会员。当初,拉法耶特侯爵之所以能被美国人接纳,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因为他是共济会会员。但是一些现代历史研究学者,大多数倾向于否定共济会阴谋论。很多共济会会员后来的确是革命者,但共济会本身并不是一个阴谋组织。在政治局势出现决定性动荡之前,它甚至很少关心政治,有人指出Barruel神父的那部论著,根本没有出示任何可靠资料或者干脆是些胡言乱语的历史谎言。当代德国历史学家也在一篇关于德国共济会的文章中论证说,无论是德国光明会还是共济会,都不能视为激进的革命组织。实际上,在启蒙时代,共济会只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社交组织,因为那时候社会生活不发达,所以很多文化人都聚集在共济会的支部中。而到目前为止,有确切历史证据的密谋活动只有一个,18世纪末巴伐利亚光照派的密谋。

这个标志大部分人都看过,它在一元美金纸钞上,眼睛是普罗维登斯之眼,代表上帝监视人类的法眼。常见的形式为一颗被三角形以及万丈光芒所环绕的眼睛。当今有两种标志与光明会联系最为紧密,那就是金字塔和权势之眼。然而他们都不是该组织的最初标志,光明会成立之初,把雅典娜的猫头鹰和密涅瓦的猫头鹰作为其象征,这种智慧的象征来源于罗马神话而被用于体现光明会的睿智。权势之眼和金字塔,这些标志都是刚出现不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