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背锅王者“光明会”是如何炼成的?


4月15日的巴黎圣母院大火,牵动了全世界的目光和心思,同时也引发了全球社交媒体上的无尽讨论。

有人惋惜追忆,有人献计献策,也有一些非常无聊的争论随之而生。但是在种种声音之外, 我们还注意到有这样一个说法,悄然在微博和贴吧等地冒了出来:巴黎圣母院大火,其实是光明会的阴谋……

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找一下,虽然已经被屏蔽了很多,但还是有不少残存言论留在那。对于此,我只想说:不是吧,都9102年了还来“光明会”这一套?

想必大部分网友都或多或少的听说过这样一套说辞,说全世界其实就是一小部分人在暗地里操控着的。这一小部分人叫做“光明会”或者“共济会”。这帮用阴谋控制全人类的货,在暗中控制建立了美国,美元上印着他们“全知之眼”的符号。他们暗中策划了从登月阴谋、刺杀肯尼迪,到911的一系列大事件,近几年马航失事、次贷危机、欧洲难民潮,再到巴黎圣母院大火,每次出现大事,都有人暗搓搓地评论说光明会又出手了。反正呢,这些人的逻辑就是“别问,问就是光明会干的”。

这些年,类似阴谋论主题也开始在中国互联网盛行。什么赵薇、马云、李连杰都是共济会成员,什么在“百度上搜索‘光明会’‘共济会’你就会被盯上”,还有《货币战争》一类的畅销书为阴谋论推波助澜——说的太多次,难免大家就信了。比如我似乎有预感,本文的评论里一定有支持“光明会”理论的哥们。

可是换个角度想想,似乎我们有必要探究一下,生命力如此顽强的阴谋论,到底是怎么一步步做大做强的?毕竟在很多阴谋论支持者看来,“空穴来风必有因”,这么多人都在说光明会,那么一定是有道理的。

然而支持者或被动或者主动忽略的事实在于,这个“道理”可能并不是因为光明会真实存在的“历史学原因”,而是小说家、评论家以及好事者共同完成的“传播学原因”。

那么今天让我们一起围观一下,在相对靠谱的证据中,光明会到底是怎么成为全球背锅之王的?

历史上和今天的“光明会”

关于Illuminati光明会(或译为光照会)的历史,历史学界相对能够接受的说法,是其作为一个秘密组织,起源于18世纪的巴伐利亚地区。虽然光明会这一词源可能来自更早的宗教改革典籍中。

18世纪后半页的巴伐利亚,正面临着宗教改革持续不断的浪潮,并且受到启蒙思想广泛影响,社会普遍开始追求科学与真理,希望摆脱教廷在思想上的桎梏。而当地数量众多的大学,培养起来大量有改革想法的知识份子和宗教人士,则成为了大量思想沙龙、民间集会和教派改革思潮的主要推动力量。

这一大背景下,一般认为因戈尔施塔特大学的哲学教授Adam Weishaupt,受启蒙主义思潮的影响,于1776年建立了名为“光明会”的组织,组织主要以将科学和伦理学、哲学纳入教派体系作为宗教改革主张。此后,关于这一组织的规模有各种说法,有人提出光明会最大规模达到过4000人,但是这一论点很难拿出实质证据。同时还有一个传说,是说歌德在1776年开始为魏玛公国服务,就是受到了加入光明会的影响,但是相关传说也缺少实际证据。

1788年,巴伐利亚公国开始命令禁止秘密社团和非教廷的宗教集会,随后有记载的光明会活动很快烟消云散,也没有实质证据表明光明会和另一个广为人知的秘密组织“共济会”二者之间有什么影响。只是当时在西欧和中欧地区,启蒙主义支持者,尤其是学者、牧师和商人,同时参与诸多秘密团体是正常现象,所以二者间的参与者应该有很大交叉。

与共济会确实横亘了200多年,发展成为跨欧美两大洲的世界性组织不同,基本没有证据证明光明会真的引起过反响。甚至这个组织可能在不到十年的存在历史中,就没有真正流行过。因为那个时代的秘密组织实在太多了。教廷和公国禁止的是多如牛毛的秘密社团,而不是单单为了对付光明会。

在今天,美国确实还有一些打着光明会旗帜行动的组织,然而这些组织跟历史上的光明会基本没有关系,反而都是在“光明会阴谋论”发酵下成立的“模仿者”。其中有一部分效仿小说中光明会的宗教思想,更多则是在接纳新成员加入神秘的光明会之后,就开始推销某种据说可以延续人类生存,又有巨额收益的技术专利投资或者保险产品——对,基本跟传销差不多。

那么这个在浩瀚宗教与政治史上昙花一现的短命组织,是怎么变成世界级背锅侠的呢?

最大的阴谋论,来自于一次对阴谋论的反讽

那么,这个历史上比较失败的组织,是怎么一跃而成所有人类阴谋的幕后黑手呢?

这个故事相当讽刺。默默无闻的光明会,在沉寂了两百年后终于被后人想起,而想起他们的原因也很简单:闲着无聊,打算找个乐子。

在上世纪70年代,美国流行着嬉皮士文化、颓废主义和反智主义思潮。伴随着外部的冷战压力和内部的平权斗争,对政府的不信任以及社会阴谋论日益加重。

面对着市面上流传着的五花八门的各种阴谋和谣言,在著名花边杂志《花花公子》当编辑的两位老哥,罗伯特·谢Robert Shea和罗伯特·安东·威尔逊Robert Anton Wilson,本着闲着也闲着,不如搞点事情的“高尚精神”,想起了“光明会”这码事。

面对着当时谣言满天飞,二位编辑一琢磨,咱们不如干脆弄个集所有阴谋论于大成,能够解释一切阴谋的“终极阴谋论”出来。一方面搞怪讽刺一下那些听风就是雨的无知群众,另一方面当然也是给《花花公子》增加点销量。

这俩人把光明会这个词想起来,纯粹是因为这个词天生带着神秘感。于是一个200年前名不见经传的组织,就在他们的笔下一跃成为了人类历史上的幕后黑手。

最开始,他们是通过编造当事人回忆的方式,把一些社会上的热点事件,比如刺杀肯尼迪,暗示为幕后有神秘组织在操纵。然后又串通其他作家一起给杂志写信,“举报”神秘的光明会确实存在。再之后,这俩戏精还会编造更多反驳此前言论的信件,再发表在杂志上。一来二去,这个宏伟的阴谋论日渐成型。

最终,罗伯特·安东·威尔逊把这所有讽刺阴谋论同时找乐子的言论,整理成了三本讽刺小说,也就是《光明会三部曲》。

倒霉的是,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都无视作者在出版之前,就明确表示这些书是讽刺那些听风就是雨和信谣传谣的人,反而将其看作揭露阴谋论小说的开山鼻祖。直到现在,国内某些键盘强者在讨论光明会的时候,还信誓旦旦说美国70年代就有“冒死揭开光明会真面目”的两位作家。

咳咳,他们俩不仅是揭开了真面目,还创造了“光明会”。

这套讽刺小说里,欧洲光明会的主人公在被教廷镇压后来到了美国,率领光明会在背后主宰了美国独立战争,甚至想要刺杀华盛顿取而代之。此后,法国大革命、刺杀肯尼迪等一系列活动都是光明会的手笔。而光明会的背后甚至不是人类,而是来自外太空的蜥蜴人。

显然,该书的思路其实很简单,就是编一个最荒诞不经,包容一切阴谋论的大阴谋论,从而让那些市面上似是而非的阴谋论看起来有点可笑。就像今天我们跟人说虚假保健品的害处,干脆说这保健品吃了就能飞。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结合了光明会、共济会、亚特兰蒂斯、外星人、教廷阴谋的“终极阴谋论”,居然就此广被接受。至少在今天,很多论坛和贴吧的高手依旧把这套东西当真事儿讲出来。

光明会理论的支持者,另一个必定提到的东西,是1995年根据《光明会三部曲》推出的卡牌游戏《光明会:新世界秩序》。它之所以出名,是其中有一张牌叫做“恐怖袭击”,而牌面上画着两栋冒烟的大楼。很多人认为这副牌提前6年预言了911的发生。紧接着很多人认为,这副牌上的事情,正在一件件发生在21世纪,由此推断我们的历史进程根本就是受到一小撮人操纵的。

然而如果仔细分析的话,那副牌里包含了各种各样的灾难,比如核泄漏、山洪爆发之类的,如果说发生灾害就是预言准确了,未免有点牵强。而恐怖袭击这张牌上的冒烟大厦,则很可能就是凑巧了——毕竟上面也没画飞机。还有一些“神预言”的牌,则是出事之后网友P的。

这事儿可能整体上都挺讽刺的:200年前一个主张科学和理性的组织,最后变成了阴谋论的代名词;两位作家想要嘲讽阴谋论,结果制造了最盛大、最多信众的阴谋论。光明会,也开始和共济会、耶鲁骷髅会、洛克菲勒家族“三边会”一起成为了最富盛名的秘密组织——并且在很多故事版本里,这几个组织本为一体。

而更不巧的是,随后21世纪流行文化的进一步发展,光明会这套越来越吃得开了。

21世纪的“光明会”新土壤:丹·布朗、社交媒体与民科

今天大部分人知道所谓光明会阴谋,都是在丹·布朗的小说里,比如《天使与魔鬼》。

由于这部小说里,丹·布朗把光明会阴谋煞有介事地,以考古资料而非戏说的口吻提了出来,也引起了非常尖锐的批评。

而随着丹·布朗所代表的大众作家,对阴谋、宗教、考古等元素的重新加工,流行文化和娱乐业也越来越喜爱类似题材。比如育碧公司的著名系列游戏《刺客信条》,本质上讲的就是兄弟会与教廷圣殿骑士的千年斗争;漫威漫画里,钢铁侠和奇异博士等人也组成过一个“光明会”;美国著名动画片《怪诞小镇》里,反派也被设计为光明会全视之眼的形象。

这类阴谋论为什么可以在今天的流行文化土壤中大行其道?从大众传播的角度上看,二元对立和阴谋永远是更容易被阅读的故事类型。相比于承认历史是复杂、多元、碎片化,且充满种种不确定因素的,大部分观众更愿意相信一切历史都是由小部分人操控的,所有政治经济文化宗教都不过是他们的玩物。这样的故事既有助于增加读者的代入感,也有助于让读者有的放矢地发泄对社会的不满。

而阴谋,则是增加阅读快感永恒的调味剂。

所以可以看到,在互联网时代,类似阴谋论开始广泛传播。从光明会、共济会、亚特兰蒂斯,到双鱼玉佩、九层妖塔,再到最近开始流行的希腊伪史论、英语起源中国论等等,归根结底是大众读者对可知论的强烈期待,以及某些不满与民族情绪需要安放。

还有一味助推剂,是那些神奇的民科人士。在民科+历史领域,阴谋论和国宝帮堪称两条“主线”。从各种论坛,到天涯、贴吧,无数民科史学家,煞有介事地给人长篇大论科普光明会的终极阴谋。

就这样,人类历史的一切问题都可以交给光明会来背锅,至少也可以用阴谋论的逻辑来解释一番。

所以说,千万不要看到什么东西都觉得其背后必要缘由。那个缘由,很可能就是编造者为了好玩,或者单纯想要显摆一下。

永远不要低估人类的阴谋,但同时更不要低估人类的无聊。